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宾馆小姐培训 >> 正文

过去已过去,心却过不去(一)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不知该如何说起,也许我的经历比起很多人好很多,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可以与人诉说,只能自己心里装着,慢慢的我很忧郁,因为我是个思想负担很重的人,这负担是自己给自己强加给自己的……

我的出生在这个家庭是个不好的喜讯,父母的希望又变成失望,而我是个女孩子,我没有姐姐们的幸运,可以去外婆家或者奶奶家。也许在我认识第二个家庭的父亲母亲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收留了我,很不幸亲生父母在我才出生三十天抛弃我了,而我的价格在九零年是一只公鸡,五十块,养父母的条件是永不来往。养父母的家庭条件很不好,两个儿子,因为意外一个儿子去世了,只剩一个儿子,而我很幸运成为这个家庭的孩子。幸运降临我的身上,我到这个家庭村里有人养了羊所有我有羊奶喝,也许没有母乳的营养好,但是对于一个条件不好的家庭,每天花五毛钱定羊奶给我,现在想起来我很感激。母亲说我婴儿的时候是个很乖的孩子,吃饱就睡,但是体质特别的差,医院是我第二个家。很小的事情我也没有印象,从我有印象说起吧!

很小的时候因为哥哥大我八岁,村里有学校,哥哥上学,我就在教室门口玩,而且越大越调皮,特别不安分的女孩子,去池塘玩被同伴推进池塘没有淹死,被另一个小朋友拉起来了。跟着母亲去小溪边,告诉母亲我跳水给她看,一跳双膝下跪,直接跪玻璃上去了。去拉人家牛尾巴,被牛踢水里去了。走路总是不看路,踩到火红的煤炭上去了,刚好又被玩伴骗去踩稻草灰人家踩边缘,我直接踩中央,很不幸又烫伤了。我很调皮所以很倒霉,去菜园子偷人家的黄瓜被人家追到家里,去偷人家水果,你能想到是六七岁的孩子干这些,这个女孩子到底有多调皮,玩乐的时间很容易过去。

七岁的时候是我开始学着做家务的时候。上幼儿园回来跟着同村的大人去放羊,而我就捡柴回家,每天如此,那一年我会烧火做饭,贪玩的我有一次差点把房子烧了,饭糊了,锅坏了,而我一顿藤条焖猪肉。放假了跟着父母去山里收稻谷,去收种下的花生之类的食物,从我会做事开始我就一直记得有干不完的活。一直到九岁那一年哥哥去外地工作了,家里劳动力就剩下父亲母亲,父亲对我很好,但是他很懒,爱打牌,又不爱工作,全部靠母亲做清洁工一个月两百多块。哥哥在舅舅家做事一个月才两三百块,所有的重担压在母亲身上。平时家里的劳动就叫我做,我会做饭,浇菜,喂猪,洗衣服,收稻谷,所有的农活我都会,我是小大人,因为个子高,很多事情基本也是我做。那时候早上6点起来,母亲4点多就去做清洁工了,烧火做饭,煮猪食,七点多喂猪,之后上学,下午四点多放学,回来放好水,电饭煲做饭,然后去菜地浇菜,浇完回家烧水,做猪食,炒好菜,去镇上接母亲,挑着满满的两桶猪食,然后我再挑回来,母亲个子不高11岁多我就有母亲差不多高。回来之后,父亲去拉客也回来了,其实我知道他去打牌了。父亲母亲有吵不完的架,父亲很爱打母亲,谁劝说也没用,家里很少有开心的日子。每天如此,什么季节就有应季节的食物要种要收,永远也有干不完的活。11岁我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大人能做的我什么也可以做,所有的活全是我做,所以种菜,养猪,种稻谷我什么都会。我很羡慕其他人家里很多人干活,而我家只有我和母亲,父亲部做爱打牌,也爱喝酒,母亲啰嗦他,他就揍母亲。

在我九岁的时候,同村的叫我母亲接电话,因为家里没有,去人家家里,说是亲戚打来的。这电话是我人生痛苦的开始,是噩梦,所有的欢乐在此停止。电话是亲身父母打来的,因为他们的生活好了,在县城做生意买了一栋楼房,做了饰品批发,想寻找我这个送人的女儿,让母亲带着我去见见,母亲很善良带我去了,他们见到我很开心,给我买了很多小东西,住的是很好的房子,吃的很好,穿的也很好,可是我不喜欢。回来以后,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全村都知道了,每个人见我就问我亲身母亲家是不是很好,我没有说话,从此我经常去她那里,我也喜欢去,因为去了不用干活,什么也不用干,而且有很多好吃的。其实我只是贪图这些而已。半年过去了,他们也从未给过我生活费,养父母也生气了,因为我走了没人做事,而且凭什么我养大的孩子,你来抢。慢慢的很少去了,但是流言蜚语开始疯涨,很多人告诉父母,我是个坏孩子,长大了不会孝顺父母,我迟早会回亲生父母身边,我真的没有这么想从那以后我做什么他们都不开心,无论好不好他们永远对我有发不完的脾气。家里的活干完,没事干就去砍柴,每个周六周日都要去,一棵一课的树扛回家,那树很大,也很重。我很爱吃一种包子,五毛钱两个,我会跟母亲将,明天我会增加砍树的量你给我买两个包子,母亲会同意。因为家庭不富裕,母亲特别的节省,每一分钱花的特别谨慎。在我十岁的时候,亲生父母那边打来电话,比我小一岁的唯一的一个儿子意外去世,他们很伤心,店铺也关门了,房子也卖了,一家迁移,我再也没有见过,每年会打一两个电话给我,而我却越来不爱听他们电话,因为我被父母的态度影响,我怕他们生气。全部的家务里里外外都是我在做,弄忙母亲抽时间帮忙,可是他们的心我依旧走不进去,一点点风吹草动对我总是骂。成就了我爱哭,但是总是不敢哭出声,因为别人总是无休止的的提醒他们我会离开他们,我是白眼狼。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6岁,初三读完我就走了,去工作,我很羡慕人家在外的日子,无忧无虑,没有挨骂,没有吵架,没有繁琐的家务活,农活……

济南儿童癫痫治疗医院
癫痫护理的措施
广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