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摇号系统 >> 正文

【看点·春韵 】丑女如花(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花是个丑女,也不知道在她娘肚子里遭了啥罪,生出来粗犷得很,连她爹娘都不待见,天天当小子使唤,稍不如意就大巴掌揍她。小伙伴们都嫌弃她,很少有人和她玩,我不烦她,可是也跟着大家做出讨厌的举止,打击如花仿佛在小伙伴中成了时尚。至今我还记得如花躲在教室的角落里,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渴望。那种眼神每每让我心里有一块地方坍塌,所以我背着小伙伴们和如花说了几次话,我没想到从那以后,如花就成了我的忠实的拥泵。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如花达成了默契,每每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我会送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如花就像一个小狗巴巴地看着我,配上她滑稽的笑容,总是让我暗暗发笑。我当然不敢笑,因为我怕别人发现我和如花交往,那样我也会被孤立的。可是我怎么忍心如花太孤单呢,我感觉我就是她的世界里难得的阳光,我撤了,她的天就黑了。我也不明白我那小小的心里为什么会有这么深奥的感受,反正,我做了善良的孩子,我想温暖她。

如花在家吃不到啥好吃的,偶尔有一两回轮到她吃,她总是偷偷藏起来一点再偷偷塞给我,每每看到我吃了她送的东西,如花的脸上就会露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是的,是幸福而满足,我毫不怀疑这个词语。有时,我也会投桃报李,在没人的时候放她桌斗内一些糖果之类的东西。如花就会小心翼翼地剥开糖纸,并不整块放到嘴里,而是先像猫儿一样用舌尖舔舔,然后砸吧砸吧嘴儿,咯噔咯噔咬成几块,挑一块放到嘴里,其它的留着慢慢吃。

如花出事是在小学五年级上学期,是因为我。

我和班长闹矛盾了,班长很强势,指着我的鼻子骂,还拿棍子敲我的头,我眼泪汪汪的,不敢反抗,我个子矮班长一头呢。班长又拿棍子朝我敲来,我正要躲闪的时候,一道黑影像旋风一样从我身旁窜过,接着就见班长被摁到地上,他身上骑着如花。如花浑身冒着火,几下揍得班长鼻青脸肿的,这时,老师来了。

跟糖糖没关系,我就是想揍他。如花像个要就义的英雄跟老师走了。我呆呆地站着,我叫糖糖,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后来,如花的爹被叫到了学校,大巴掌把如花揍得嗷嗷叫,老师拉都拉不住,我趴在窗户外,哭得比如花还响。

再后来,如花爹不让如花上学了,让她在家里打猪草,喂猪,喂鸭。

我和如花的关系公开了,奇怪,小伙伴们倒羨慕起我了,她们羨慕如花对我忠心耿耿,就像一个女王身边有个骑士,虽然是个女的。

于是,每每到放学的空档,我就去帮如花打猪草,顺便给她读背课堂上学的诗词,两个小姑娘银铃似的声音在小河边飘荡着,真的很美好。

如花爹娘出事那年,我正上初三。

听说她爹娘是到地里干农活的时候被车撞了。乡村很少见汽车,也不知那汽车打哪来的,一晃眼的工夫,如花娘已经躺在血泊中没气了,如花爹断了腿。而那车却逃之夭夭了。如花有两个哥哥,一个上高三,一个上高一,很得爹娘的宠,平时回家老把如花当丫头使唤。如花心大,总是傻乎乎地咧着嘴笑,还老是被叫丑丫头。爹娘出事之后,俩哥哥就蔫了,爹要照顾,农活要做,两人都上学的话怎么整呢?

如花爹躺床上看看两个儿子再看看如花,一阵哀声叹气,女儿再不好,也是亲骨肉,何况如花才十三,怎么能指望一个小丫头支撑门户呢?俩哥哥蹲在地上抹眼泪,谁也不肯说出不上学的话。如花看看爹,看看哥,小脸皱巴的像个包子。爹,让哥继续上学吧,家里我来顾着。傻丫头,你才十三……呀!放心吧爹,这几年在家也没少做农活,我做得来。俩哥哥看着自己的丑妹子,脸红了。丑丫,俺俩留家一个吧,抽签决定谁留。俩哥都同意了,如花没同意。她说哥哥成绩都很好,不能放弃高考,自己反正已经毁了,不能再让哥哥毁了。

就这么的,如花成了掌家人,每每我过周日回去,总见如花在忙碌。如花爹穿得干干净净,坐在大椅子上,端着一大瓷缸水,边喝边晒太阳。如花一会儿当当剁猪草,一会儿拌好饲料去喂鸭,时不时的看看他爹冷不冷,热不热。我只好跟着如花满院子乱转,因为她还想听我在学校的趣事呢!如花爱给我说这么一句话:糖糖,好好学,这辈子我是没机会了,你只当替我多学点。我每次听了,眼睛都涩涩的。

后来,如花的大哥上大学了,是如花卖了一季的粮食凑的学费。好在她大哥也争气,在学校马上找了兼职,总算顾住自己的生活。两年后,二哥也上大学了,这次用的是如花在村里制衣厂挣的手工费。等到两个哥哥大学毕业,如花成了二十岁大姑娘了,我也上了大学。我见如花一次心里就感叹一次,如花呀如花,你咋就不能貌美如花呀,亏得你爹娘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这将来哪个敢要你呀。是的,如花越长越丑了,干活多,手指骨节粗大,脸上皮肤粗糙黝黑,身材粗壮,我开始为如花发愁了。

如花有了两个嫂子,都在城里住着,细皮嫩肉的,家里还是只有如花和她老爹,不过日子不那么紧巴了。

如花要结婚了。

对象是王家的二排场,啥叫排场知道不,就是长得好,长得俊,王家二小子有名的长得好,家里宠着,天天头梳得溜光,身上衣服齐整的很。这俩人能凑一堆儿?我听到这个消息,专门从单位赶回了老家。如花和二排场一块儿接待我,我看看浓眉大眼的二排场,再看看眉毛稀拉,嘴唇厚实的如花,咋看咋不像一对儿啊。可是二排场看着对如花还挺好,如花也挺高兴的,我心里纳罕得很。

晚上,我和如花挤在一张床上。

糖糖,二排场是个就会讲排场的人,这我知道,上次他在山里扭了脚,是我一路把他背下来的,要不他就在山上过夜了,从那以后他就傻不愣登的粘上我了,我还能找个啥样人?就我这幅丑样子,他不嫌我丑,大不了结婚后我养着他,这么多年我养着这个家,供了两个大学生,还帮哥哥娶了嫂子,没理由养不住二排场,和我们将来的娃。

是啊,我的如花这么厉害,上天会让她幸福的,我抱紧了如花,在她耳边祝她幸福,我发现我俩都哭了。

如花结婚那天,我没回去,听说挺热闹的,如花那断了腿的老爹竟然跟过去了,二排场对如花也真够可以的了。我为如花暗暗高兴着。

那年寒假回家过年,如花怀孕了。我到她家的时候,她正端着个大锅,锅里一锅热水,我想要接过来,如花没让,说我是文化人干不了。我看了看二排场,坐在院子里阳光下,面前一个凳子,一个空盆,如花爹也在一旁坐着,莫非要给这俩人洗头?果然,如花把水端了过去,试了凉热,然后帮二排场洗起头来。我心说,如花这是找了个丈夫呢,还是找了个爹呢?一会儿如花爹的头也洗好了。两人坐在阳光下,表情一样一样的。如花呢,看着也挺高兴的。

花呀,咋不让二排场帮你干活咧,你都怀孕了,还这么惯着他。

他呀,哪是干活人呦,讲讲排场还行,别的就不成了,再说,人家长得好,我得知足。

我的如花呀,只要你自己高兴,我就还是为你祝福吧。

如花当娘了。

孩子不是亲生的。

怀的那个到底还是掉了,如花对自己的身板太自信了,六个月了还下地春耕,孩子没保住,如花的身体也吃了大亏,据说,是不能再怀孕了。

这个孩儿是如花在县医院旁边垃圾桶旁捡的。

那时,她准备第二天出院回家,心情不好,就出去溜圈,大概是时间够晚吧,晚上十一点呢,这孩子就让她第一个见到了。如花一眼就喜欢上了,和自己梦里的娃娃一样一样的,莫非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借别人肚子又回来了?可怜的娃,这是上天的恩赐呀,如花招呼二排场赶紧叫了车,连夜回了家,如花总算当娘了。

这娃长得真好,在如花精心照料下,吹气泡似的长大了,白白嫩嫩,也不像村民猜测的那样有什么毛病,能吃能喝壮实得很。过了几个月,不见人寻,如花就帮娃上了户口,当了娃的娘。

娃也不知是什么样人的种,聪明得很,从小学到高中,一路成绩优异。如花心里一边得意一边忐忑,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说自己不踏实,这么好的娃,会不会有人抢走啊。我心里也没谱,如花那样和娃太不像了,娃都问好几回了,好在还有个二排场,可以给孩子说他长得随爹。

怕什么来什么。

如花家来客了,一男一女,穿着挺讲究,开着高档轿车。

是来认孩子的。

女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当初两人感情不被家人认可,不得已把孩子抛了,如今苦尽甘来,对孩子日思夜想。还说感激如花抚养孩子长大,不会让孩子忘恩的。

如花也眼泪涟涟,二排场在一旁急了,我们养了十几年的崽,就这么的就成别人的了?拎起扫帚就要赶人。如花抬抬手,他爹,去把娃接来,让娃自己决定吧,娃大了。

儿子接回了家,往如花面前一跪,娘,我早就知道我不是咱家的娃,可是,我也认定了我只有这一个家,谁也替代不了从小抱着我扛着我的丑妈呀。

如花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我的儿呀,你亲妈家条件好,你去了,将来过得更好,飞得更远呀,娘舍不得你,可娘不能拖着你呀。

生恩不如养恩大,娘,您别说了,我认下亲妈和她们常来常往,我的家还在这,我还是要我的丑妈和排场爸。

孩子下了定论,把亲爹亲妈送走了,陪着如花和二排场说了一夜话,如花的心窝真暖呀。

我和如花一直没断了联系,始于儿时的友情日久弥坚。

如花每次进城都会给我大包小包的带农产品,我喝着如花家的大豆打的豆浆,吃着如花家地里长的芝麻,我看着如花头发慢慢变白,也见证着如花把一盆狗血的生活过成神话。

如花的儿子上了大学,如花的儿子成了家。

娇娇滴滴的儿媳妇随着儿子双膝跪地,娇滴滴地举着酒杯叫着妈。

如花抱孙子了,在大城市里住了七八年,儿子媳妇都孝顺,孙子乖巧听话。

每当有人问孙子,你奶奶咋这么丑呀?孙子声音脆脆地,我奶奶不丑,她是我们家最美的如花。

如花的嘴咧的呀,牵着满脸的皱纹,真像一朵花了。

癫痫病如何才能治好
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
癫痫患者吃什么食物好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