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迟滞回线 >> 正文

【丹枫】牧羊人和牧羊犬(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果子村的佳林一翻年就三十岁了,还未讨到媳妇。他越来越不喜欢出门,越来越不爱说话,务工之余,便窝在宿舍睡大觉,他的瞌睡多,多的总也睡不完。

佳林十二岁走了父亲,十三岁去了母亲,父母皆因病离世。仅留下五间土坯房和一些口粮,还有三只绵羊和一匹骡子。佳林和他十七岁的哥哥佳宝生活在一起,共同支撑着不太富足,不太温暖的家。

佳宝念完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在家帮助父母耕种庄稼。佳林小学毕业后没再上初中,哥哥说家里缺乏劳力,就回家务农了。佳宝虽在大人眼里还是个娃子,可在庄稼地里却是老把式,不管耕犁、耙地、播种、灌水,还是除草打药、收割打碾,农活样样娴熟,农具件件精通,有使不完的一把子力气,没有不会做的活计。佳林务农不久,对庄稼地里的农活生疏,跟着哥哥佳宝在田地里边学习农技边打下手。在兄弟俩的辛勤劳作和精心打理下,庄稼连年取得了好收成,绵羊也已发展到十只,初现规模。庄稼地里的收入在满足口粮后略有盈余。每年秋收后,庄稼地里的农活就结束了,佳宝便随同同村的年轻人外出务工挣钱,极力增加家庭收入,改善家庭生活质量。佳林守家在地,细心经营着家里的顶梁柱——骡子和传家宝绵羊。

每天东方鱼肚白,佳林就从睡梦中醒来,匆匆洗刷喝点稀饭,便牵着黑骡子,赶着羊群和邻居同伴到田野放牧。放牧有着无穷的乐趣。骡子和羊群不必时刻牵着看着,赶到青草丰茂的地方便无需操心。孩子们在田野周边的塘坝里学旱鸭子戏水,捉壁虎,逗蜻蜓,其乐无穷。也爬上老树掏鹊蛋,戏幼鹊。也吃烧烤,放了明火,烧豌豆吃,烧烤了马铃薯吃。小伙伴聚在一起,总在不断翻新玩乐的花样,也总能寻到开心的乐子。累了,困了,倦了,厌了,就顺势和衣躺在树荫或地埂下睡觉。短暂小憩后继续玩闹嬉戏,童年时嬉戏的兴致很是无穷尽,天天玩着,乐呵着,却总也玩不够,玩不完,且愈玩兴致愈浓。天气擦黑,同伴各自牵上自家的骡子和驴子,吆喝着羊群撵着飞扬的尘土奔回家。佳林和伙伴在一起格外开心,玩得尽兴,笑得纯真。晚上回到家难免有些不悦,别的孩子回家有热乎饭吃,佳林回到家需要自己动手做饭吃。复杂的饭菜做不来,天天回回做了面疙瘩饭吃,花椒和食盐的量总把不好,做出的饭总不可口,时咸时淡,有时麻得直揪心,吃不到嘴里,在饥饿的驱使下,咬咬牙,狼吐虎咽地填饱肚子了事。佳林的哥哥佳宝常在新疆务工,在农场帮人种庄稼,也修路,虽然辛苦,但回报很是可观,每次务工回家,心里总乐呵呵的。

当家境殷实起来时,佳宝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久经邻居四方引线,22岁那年,佳宝说成了一门亲,媳妇叫翠莲,高挑体丰,瓜脸杏眼,言多活泛,哥哥佳宝说耐看,美着哩。当年订婚,次年结婚。结婚花去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还欠了外债。婚后,家里少了清寂,多了热闹,少了冷碗冰灶,多了热乎饭菜。翠莲整日黏着哥哥佳宝出出进进,形影不离,人到哪儿,叽喳声到哪儿。不管忙闲,她们总是叽喳个没完,总有寻不完的乐子。佳宝和翠莲愈是开心快乐,佳林愈是烦心难耐。尤其是同在一张饭桌上吃饭,佳宝和翠莲过分亲昵,全然不顾佳林的存在,似乎吃饭是次要的,吃饭成了走过场的程序。佳林有时感到身体有些冷,心也是冷的。

佳宝结婚后就不再外出务工,似乎外出务工理应是佳林的责任,佳林也觉得在理,哥哥佳宝若继续外出务工,嫂子和叔叔待在家里不合情理。佳林觉得待在家里别扭,干脆选择常年外出务工,极力回避和哥嫂在一起的尴尬和不适。佳林照旧去了新疆,同村和邻村外出务工男女大都在新疆谋业。熟悉情况后,佳林在新疆一家家庭装饰装潢公司就业。虽然佳林对这个行业较为陌生,发现家庭装饰领域发展空间大,前景看好。公司除老板外共有六个员工,皆为专业技术人员,且从业经验丰富。在工作中,佳林悉心向老师傅请教学习技术,认真为每个师傅提供优质服务,打好下手,帮忙不添乱,数天时间的相处,佳林和公司的员工处的很融洽,尤其跟各位师傅配合很是默契。下工后,佳林主动买来酒菜邀请各位师傅在宿舍聊天。每天开工前,佳林提前到岗做好开工准备工作,时日已久,各位师傅不再把它当外人。在取得各位师傅的信任后,各位师傅也情愿教给佳林自己的手艺。师傅不吝赐教,佳林好学上进,一个月的时间里,佳林学会了砌墙、铺砖、贴壁纸、接电装灯具等家庭装饰技术,月工资也翻倍增长。每月发到工资,除去一小部分留作零用,大多汇给老家务农的哥哥佳宝存管。哥哥佳宝说,把他在外务工挣到的钱给他积攒起来,将来好娶媳妇。佳林颇觉务工挣钱不易,平日省吃俭用,很是节俭,没染上喝酒抽烟的陋习,没沾上赌钱的恶习,日常工作服不脱身,不爱花钱买潮流服饰打扮自己,他认为,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要花到关键处。

一晃三年过去了,佳林估摸也有些积蓄了,该张罗自己的婚事了。经熟人牵线,佳林认识了老家邻村在外务工的一个女孩子,女孩沉稳机灵活套勤快,为人率直,颇受佳林赏识。便于深入了解,先交了朋友。年底回家,佳林向哥哥佳宝提起在外相处异性朋友的事,佳宝异常反对,嫌他年纪尚轻,正是创业挣钱的关键时期,待再成熟些,再积攒点积蓄提亲也不迟。佳宝话已至此,佳林不便辩论,姑且搁置。二十五岁那年,佳林再次向哥哥佳宝提及自己婚姻的事,佳宝一再托辞,说积攒的积蓄不足说门亲事,还需积攒才行。佳林顿时感觉些许蹊跷,在一再追问下,佳宝难掩事实,终究道出真相。佳林每年打工的积蓄累计已近十万,部分还了欠债,部分转接翠莲的娘家急用,存折存款现已所剩无几。佳林顿时瘫倒在地,傻了眼,竟未料到做哥的佳宝如此混蛋,如此无耻,如此荒唐可笑,他还是我的亲哥吗?

佳林返回新疆务工公司,五年间未回过一次老家。哥哥佳宝也未打过一次电话。亲情如此不堪一击,亲情就这样被无情的欲望吞噬了。佳林一边打工,一边张罗着自己的婚姻。在婚姻无缘的漫长岁月里,佳林逐渐厌烦了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在他看来,繁华的都市生活属于别人,与自己不相宜,他就该是沙漠里的一块丑石,一片梭梭,与孤独寂寞长相守。

在朋友的介绍下,佳林来到祁连一牧民家放牧挣钱。三百只羊,图个自在清静,坦然接受。牧民家有三口人,四间砖混房,老两口和一独生女。父母年近五十岁,健康壮实,背微驼,腿稍曲。独生女叫蓝鹰,芳龄二十六岁,个高体匀貌美,久未出嫁,缘于先天口吃缠身。佳林签好牧羊协议,带好衣物干粮水和黑狗到牧区牧羊。牧民牧羊属游牧,放牧区不固定,随草区不停移动。一次牧羊少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也有一个周期的。春夏秋冬在外草场游牧,冬季圈养喂草料。佳林对牧羊并不陌生,吆喝着羊群离开羊圈奔赴无边的草场。小黑狗尾随其后寸步不离,摇摆着尾巴晃着小脑袋很是欢喜。一个时辰后,蓝鹰姗姗出现在面前,闲来无事,前来给佳林送茶水。闲聊片刻,佳林能听得清蓝鹰的话语,不觉得蓝鹰谈话有口吃的障碍,反倒感到蓝鹰一字一句慢条斯理的话语很可爱,不那么令人生厌。蓝鹰起身离开,佳林目送蓝鹰的身影,直到一条线变成一个点才回赶羊群。夜晚的草原很恬静,夜空不那么遥远,星星调皮地眨着小眼睛清晰可辩。羊群很安稳,静静地挤成一片卧在草地上。滋滋地咀嚼口里的青草,远看像嵌在草地的一片白幡。黑狗坐立在身旁,眼睛盯着羊群格外有神,不时缓缓跑过羊群绕一个来回,很是敬业。躺在茸茸的青草摊上很舒适很惬意,略有凉意,不感到冷。打过一个盹儿,发现黑狗蜷着身躯入睡了。佳林起身小解,黑狗迅疾翻身坐立,见无异常,蜷身复睡。星星在眼前晃来晃去,直晃得进入梦乡。

次日醒来,一切照旧,在草场上,再次见到骑马前来送食物的蓝鹰。谈天说地,谈自己,也论他自己,唯独没有谈未来,但都谈得很畅快,很愉快,很友好。当晚天气骤变,刮起了沙尘,一波波浓浓的呛人的黄色尘土卷过草原,持续时长约莫二十分钟。尘土飞扬,吹得睁不开眼,羊群慌乱四散,佳林经过一阵忙活,羊群算是集中了。沙尘过后,清点羊只数目,发现少了八只,黑狗也没了踪影。附近挨地找了个遍,不见那八只羊和黑狗的影子。佳林咀嚼了一夜的不安和内疚,丝毫没有一点儿睡意。天气微明时分,黑狗突然出现在佳林的视线里。黑狗满身尘土,犹如出土文物一般,毛色黯然,两眼失神。走进佳林身旁,汪汪地叫着,不停地蹭着佳林的小腿。佳林明白黑狗的用意,跟黑狗到不远处的低洼里,发现了卧着的走失的八只羊,羊与羊还相互依偎在一起,亲密无间,似如患难兄弟,很是感人。黑狗昨夜和走失的羊待在一起,怕羊只再次走失,便做起了卫士,当起了羊的守护神。佳林顿时感到了黑狗的可爱可贵,在他的心里,黑狗不再那么渺小。

下午,佳林吆喝着羊群返回定居地,蓝鹰早早守候在羊圈前迎接佳林的回归。匆匆圈好羊群,回进屋里,里面很暖和,小炕沙发茶几火炉一应俱全。蓝鹰的父母早已煮好香喷喷的羊肉,待佳林坐稳,端上做好的一大盘羊肉,蓝鹰没有落座,给佳林收拾停妥被褥铺盖后,又去清洗佳林的衣物。佳林和蓝鹰的父母共进晚餐,喧得很顺心,很和气。餐间,佳林和蓝鹰的父亲喝了酒,也说了酒话,不知喝过多少时辰,喝了多少酒,没有丁点记忆,次日醒来,佳林发现自己躺在隔壁单间屋里的土炕上,洗好晾干的衣物整齐地叠放在枕边,散发出一股股肥皂的香气。佳林坐起身来,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流泪,也是他平生第一次感到泪水除了痛苦还有快乐的滋味。流泪竟流得如此洒脱。佳林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家的温馨和家的味道。

在一次牧羊中,佳林连续放牧到第五天,距离羊圈已经很遥远。下午临近黄昏,天气倏然乌云密布,瞬间降下瓢泼大雨,羊群变得不安分,佳林顶着雨披带着黑狗吆喝着羊群往回赶,雨大天黑,回过几道坡,寻不见住处。在吆喝赶回离群的羊只时,不慎滑下草场边缘的小陡坡,致使脚腕严重错位无法起身。跌倒在陡坡下的佳林发出嗷嗷嗷的痛叫声,黑狗围着佳林焦急地转着圈,不时跑上山坡观看羊群的动态。黑狗见佳林伤势严重起不了身,疾速回家去搬救兵。不大会功夫,蓝鹰骑着马穿着雨衣来到事发地,黑狗喘着气息跟着直打转,蓝鹰在抱起佳林时,发现他的脑门在流血,顺着血丝抚摸,手指黏糊糊的,认定是头磕破了。用手在原地摸摸,摸到碗大的一块石头,在闪电的光亮下,石头白得出奇,出于好奇,蓝鹰带上奇石抱起佳林放在马背,自己跃身上马,驱马一个来回将离群的散羊集结起来,马在前面引路,黑狗在后压阵,越过四道坡,约莫一个时辰,羊群安全回圈。

佳林的脚腕肿得厉害,挫伤处高高隆起,直发亮光。脑门磕破一小缝隙,血水不断渗出。蓝鹰拿出医药箱,用棉签蘸着温水清洗了脑门的伤口并涂上消炎液,敷上一层厚厚的纱布。又在佳林的脚腕涂上碘伏消毒液,消炎稍息片刻,蓝鹰的父亲走近身旁,拉着佳林的脚板,在挫伤部位搓揉起来,只听咯噔声响,佳林错位的脚腕关节复原了。蓝鹰再次在脚腕处涂上碘伏消毒液,敷上几圈医用纱布,伤势处理才算妥当。佳林感觉脑门和脚腕处的灼热度在慢慢下降,疼痛也在逐渐减轻。蓝鹰说,她放牧期间也遇见过恶劣天气,只是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不至迷失方向,也不至发生意外。碰到恶劣天气,最忌迷失方向,一旦迷失方位,意外随时发生。好在佳林走的不太遥远,摔的伤势不太严重,黑狗反应灵敏搬兵来的及时,才幸免佳林少受罪。

佳林受伤后,足足休息了半个月。在佳林养病期间,蓝鹰的父亲和蓝鹰轮流放牧,轮流照顾佳林恢复伤势。佳林的伤处每天要清洗消毒,重新包扎,吃饭要扶起,睡觉要扶着卧倒,但蓝鹰和蓝鹰的父亲从未嫌弃和怨言,精心照料和悉心关怀再次感动着佳林伤痕累累的冰凉的心。

佳林伤势恢复后的第一天,等蓝鹰放牧回来停妥后,当着蓝鹰和蓝鹰父母的面,扑通一声跪在蓝鹰父母的面前磕了三个响头,发誓愿认蓝鹰的父母为自己的父母,愿娶蓝鹰为妻,终生侍奉二老。事情虽然来得唐突,但蓝鹰一家人丝毫不感到惊诧,竟不加思索地应允了佳林的全部请求。在蓝鹰父亲的张罗下,篮家择定吉日招佳林为上门女婿,略备薄宴邀请街坊四邻亲戚好友前来庆贺见证。自备酒宴简单实惠方便,不失热情大方,婚庆全程充满了喜庆欢乐和美满幸福。

在一日闲暇中,佳林和蓝鹰拿着磕破佳林脑门的奇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县城一家玉器奇石店里碰碰运气,经店老板仔细辨认,断定是一块金钱石。老板说金钱石如今不太值钱,若急于出手,他可出价一万元予以回收。佳林和蓝鹰顿觉事情不简单,怕上当受骗,当即拒绝出售回家。不几天,玉器奇石店的老板亲自登门拜访,出言要高价回收他的奇石。这次出价十万,一口价,若无诚心,权当无此事。在佳林的再次严词拒绝下,玉器奇石店老板愤然离去。三天后,玉器奇石店老板再次登门求购,此次出价十五万,拒不退让。在佳林和蓝鹰的谢绝下,玉器奇石店老板答应再议售价,售价可在原来基础上略有提升,在双方的对决下,金钱石最终以贰拾伍万元的售价成交。当夜,佳林和蓝鹰,蓝鹰的父母和黑狗数了一夜的星星。

利必通治癫痫效果咋样
石家庄治癫痫病哪里好
大脑异常放电的原因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