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缺锌症状 >> 正文

【荷塘】花季少年之殇(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青春犹如绽放的花蕾,像娇艳欲滴的玫瑰,一位花季少年却因一时冲动用独特的方式为自己的青春画上了休止符……

十一月的村庄,一片萧瑟,树叶落了,枝头上光秃秃的,没有了叶子的遮挡,树木单薄的身体在呼啸的北风中瑟瑟发抖,偶尔有乌鸦落在树枝上,嘎嘎地叫两声,更显得空寂。

村头地里的那棵高大的杨树下有一大一小两座坟茔,静静地立在那儿,没有墓碑,上面长满了叫不出名的野花野草,随着冬季的来临也渐渐地枯黄了,在寒风中更显凄凉。

也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一个花季少年的生命之花殒落了,村里人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那个星期天村里人目送明浩背着书包去临县上学,村东头的老李还和他开玩笑:“明浩,去到学校可不能谈恋爱呀,得好好学习哦!”

明浩的脸羞得通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低声说道:“老李叔,我哪有那闲功夫,天天光学习都忙不过来呢!”

老李叔哈哈大笑,对他打趣道:“明浩,没有谈就好,叔叔跟你说笑嘞!”

意外总是猝不及防,让人震惊。让人想不到的是,不到三天的时间,明浩走时还活蹦乱跳的,回来却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那天村子里的人心情特别沉重,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聚拢来,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一个年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在孩子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尸体被李叔用小四轮车运回了村子,就埋在了村头的这棵杨树下。从他埋进坟墓的那一天起,杨树旁边便多了一个疯疯颠颠的女人,她不是别人,正是明浩的母亲。

自从明浩死后,他的母亲接受不了失去儿子的打击,哭得昏过去了。人们七手八脚地把她抬到床上,又是喂水,又是掐人中。苏醒了之后,她的神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她逢人便问:“你见我的儿子了吗?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知道这件事的路人,对她充满了同情,又无能为力,只好叹息着摇摇头:“唉,可怜的女人,你的儿子去了另一个世界,不会回来了……”

女人急了,抓住路人不依不饶:“胡说,我儿子刚去上学了,我送他到学校门口……”

“唉,跟你也说不清……快回家吧。”

“儿子……我的儿子……他还会回来的,对不对……”她拉着路人喋喋不休。知道她脑子受了刺激,路人都会识趣地走开了。

“明浩跳楼自杀了,还是背部先着地的……”这消息像长了翅膀,迅速在人群中蔓延开来,临县重点高中的同学们震惊了,村人震惊了,县里震惊了,教育部震惊了,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明浩跳楼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时间学校里炸开了锅。

“这怎么可能,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儿子可乖,从来不给我惹事……”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这消息千真万确,学校来电话让明浩父母到学校一趟,只说他儿子在学校有点事,请家长来处理一下,谁能想到在医院太平间里见到了儿子的尸体。家里人去学校哭过闹过,可于事无补,人死不能复生。一个年轻的生命凋零了,轻如一片花瓣静静地飘落,瞬间即逝,无声无息。

明浩年迈的奶奶当时已病入膏肓,一直还留有一口气,只为见上最疼爱的孙子最后一面,明浩的父亲安慰她:“妈,浩儿看到信息会回来的,他那么孝敬您。”可奶奶到死也没有盼来孙子回来的消息,带着遗憾,当天下午匆忙地离开了人世……

一天之中,明浩的父母一下子失去了两个至亲的人。面对这致命的打击,明浩的父母肝肠寸断,哭得伤心欲绝,后悔不应该让儿子到这所县里的重点高中借读。

“你们还我儿子来……不对,我儿子刚才还在家……”

“儿子,我的好儿子,你和妈妈开玩笑的对不对……”

明浩的母亲嘴里语无伦次念叨着……

明浩,高高的个子,英俊清秀的脸庞,临县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他的父母都在这个县城里做生意,上高中后,由于他的爷爷奶奶年纪都一大把了,身体不好,他的父母担心儿子不好好学习,于是决定把他接到自己的身边,这样一来,既不耽误做生意也可以照顾了自己的儿子。

明浩只是个借读生,对他来说能来借读就是上天给他的最大的恩赐了,这所高中是临县的重点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学校要求不是一般的严格,简直有点苛刻不尽人情,但是他父母低三下四求了很多人才把他安排进这所县重点高中借读的。

这样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明浩虽然也想珍惜,但他心中更想逃离这儿,回到爷爷奶奶的身边。

闲暇时候,他时常怀念和爷爷奶奶相伴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他上面有一个姐姐,是家中的唯一的男孩子。为了给他更好的生活,他的父母不甘心在地里刨食,就把他留在家里外出打工了,让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和父母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短,每次看到父母离开,他就会哭着会跟着车子跑出去很远,爷爷奶奶颤巍巍地把他追回来……

自从来到这里借读,虽然能和父母常见面,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这是一所全封闭式的公立高中,为防止学生早恋,学校可谓是下足了功夫,校规第一条就明确规定,女生按要求要剪短发,男生剃个小平头,平时都要统一穿校服,违者一律劝退学。这里没有他熟悉的同伴,有的是一张张他不太熟悉的面孔。明浩不适应这里的学习环境,在他的眼里,这里的老师没有原来学校的和蔼可亲,总是板着说教的面孔,他十分怀念原来的学校生活。再加上青春期的叛逆,更是觉得自己孤单无助……

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政治老师,也许是怕在学生中没有威严,每天总是扳着个面孔,一脸的严肃,明浩打心里有些反感,他喜欢和老师对着干。老师怕学生玩手机,谁带了自动把手机都要交给老师保管,等到放假时再把手机领回去。他这次带手机有一个秘密,因为奶奶生病了,他想晚上跟奶奶打电话,谁知道被老师发现收走了。无论他怎么解释,老师都坚持要收走手机,这让他很憋屈。

这段时间,明浩总是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同桌张真关心地问:“哥们,你有什么心事吧,为什么总是愁眉不展的?”

明浩看着同桌长叹了一口气,一股脑地道出了自己的烦恼:“上星期回家我奶奶生病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张真劝道:“想也没有用,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安心在学校学习吧。”

明浩想到奶奶,眼睛湿润了,他哽咽着说:“你不知道,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的父母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打工了,他们只知道挣钱,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学习和生活……”

“如今奶奶生病了,我却不能守在她的身边,我怎么这么无能啊!”说着,他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张真连忙用手阻止他,劝慰道:“明浩,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了,你就别再多想了,好好学习就是对奶奶最好的报答!”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奶奶怕是拖不过这两天了。不行,我还得去给老师要回手机,给她打个电话,否则我心不安……”说着麻利地合上书本,义无反顾地走出教室……

走出教室,他看到班主任老师正向他走来,他默默地跟到办公室,低声说:“李老师,我想要回我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他心中在不断地祈祷,希望李老师能善心大发对他网开一面。

“打什么电话,马上要摸底考试了,你虽然只是个借读生,只要你在班里一天,我就得对你负责!”李老师显然有些生气,语气不容商量。

“李老师,我真的有急事,您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明浩着急地说。

“没得商量,不是我不尽人情,这是学校的规定,我不能给你开这个先例!”李老师态度坚决,语气生硬,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个电话我是打定了,你给也得打,不给也得打!”明浩的倔脾气上来了,他想从老师手里抢回自己的手机。面对这个无法无天的学生,年轻气盛的李老师愤怒地把手机摔到水泥地上,手机不堪一击,被摔得七零八落……

明浩被老师的举动惊呆了,他的心也如地上的手机一点一点地碎了。他顿时情绪失控,发疯般地扑向老师,失手打了老师一巴掌……

李老师双手捂着脸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几个男老师过来,拉住了失去理智的明浩。

“明浩,老师不让你玩手机是为你好,怎么能动手打老师呢?”张老师严肃地批评道。

“我就想打一下电话,怎么啦?至于摔我的手机吗?”明浩委屈地哭了。

“还不服气不是,你犯错了,看你还理直气壮啦,快向你的老师道歉!”年过五十头发斑白了的郑老师气愤地说,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我凭什么道歉!”明浩不肯服输。

“你打老师就是不对,你必须向老师道歉!”郑老师气得手直发抖。

“我就是不道歉,你能怎么着……”面对老师的咄咄逼人以势压人,明浩心里充满了愤怒。他一步步地向后退,突然,他一转身向办公楼的顶楼跑去,他这个举动让办公室的老师吓呆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紧跟着跑到七楼楼顶时,却见一个身影毫不犹豫地纵身从上面跳了下去……

短短几分钟发生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李老师一下吓得瘫软到地上。她后悔莫及,只是想教育教育他,可自己的鲁莽行为却给孩子的心灵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让他走上了人生的不归路……

她一下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社会上的种种质疑,她的内心备受折磨,几乎崩溃了。她眼含热泪在内心里一遍遍地自责:“明浩,我对不起你,如果当时我能把手机给你,让你打个电话,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到难以把控的地步。明浩,愿您一路走好……”

手术治疗癫痫见效快吗
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丙戊酸钠能治好癫痫吗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