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鹿晗踢足球 >> 正文

【聆听花香】足球引发的爱情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打小个子就矮,叔叔阿姨们说我还没到长的时候,说我心眼太多把个儿坠住了。上了初中,别的孩子的个子像雨后春笋,芝麻开花;我的个子却始终只是稳中有升,丝毫不顾忌我求高若渴的进取心。我爸我妈怕我自卑,那时常对我说邓小平和拿破仑如何如何,也可能是看我实在也不像那样的料,后来他们又常对我叨咕“马拉多纳”什么的,我受累一打听,这帮家伙和我一样,全都没到一米七!

感谢父母的哼哼教导,我在随后的几年里,突然喜欢上了足球,而且踢得相当好,我也因此借着这张“老虎皮”被特招进了大学。我所以喜欢上了足球,除了足球这运动能充分体现出一个男人强烈的征服欲、感受青春的张扬以外,主要是它还能让我们学校那些看上去纯情似水的女孩一看到我踢球就会热情如火,激情飞扬。我常常能收到女孩塞给我的纸条,她们说喜欢我帅帅的攻门和进球后花样百出的庆祝动作,特有男人味,而似毫不在意我的个子。

有一天,我在球场练任意球,“小辫子”从我身后递过一瓶水,说:“你傻了,这么热的天,要出人命的。”那一刻,我感到阳光无比的凉爽,女孩万分可爱。

我和“小辫子”有点缘分那也得说和足球有关。一天哥几个看完世界杯,脚痒痒,就跑到球场踢球。俺哥们儿踢的兴起,接到来球,照着两块砖头搭建的球门抡圆了就是一脚。谁成想那哥们没踢正球的部位,皮球一个右转弯直奔一女孩前脑门砸去。那女孩看到足球飞奔过来,只会挥舞着两只手“啊啊”叫,根本就来不及躲了。说时迟那时快,为了使女孩免受外来侵害,只见我紧跑两步,一个飞身鱼跃,硬生生地赶在皮球飞到女孩鼻尖之前,单拳把球打出……。

女孩“得救”了,我却因落地过猛,再加上冲力作用与大地母亲产生了强烈摩擦,屁股被磨掉了半块皮,疼得我呲牙咧嘴。我正后悔这次英雄救美的活动是否有重要意义的时候,一双纤纤细腻得如白玉般的美丽小手伸过我眼前,拉住我的手,就要把我扶起来。我一边连忙摆手说“男女授受不亲”,一边还没忘了开玩笑:这谁家小姑娘,也没大人带着出来,瞧瞧要不是遇上我,有多危险啊。

女孩一边笑一边说:“都管你叫皮子,你可真够皮的。”

“啊,你怎么认识我,是不是咱爸咱妈在一个单位啊?”

“去你的,谁和你咱爸咱妈啊,咱们是一个学校的,我是刚入学的,我喜欢看你踢球,很帅,刚刚在宿舍看着像你,就从楼上跑下来看,没想到你们送我这么好的礼物,谢谢了哈。”

我一听,得,遇到一个和我一样贫嘴的。再后来,只要我有比赛,“小辫子”基本到场,有时还给我送饮料,递凉毛巾。渐渐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点那个,虽然我们之间都没说出来,但大家都说我们俩是“对象”。

就在我和“小辫子”关系即将明朗化的时刻,一个外号叫“飘飘”的家伙居心叵测地盯上了“小辫子”。“飘飘”这孩子学习特好,家还挺有钱,头发长而飘逸,还能整几句现代诗,也挺受女孩子欢迎的,这点我得承认。我自己都暗下过决心,和人家“飘飘”多学学,也弄几句“爱你的情就像喝浓烈的酒回味绵长”之类的诗歌什么的“晕晕”小丫头。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在我立刻下定决心,准备抛弃自由之身、全心投入到伟大的爱情事业之际,从背后给我“一刀”——他于某日突然潜入“小辫子”家,用主动出击、才华展示等方式博得了“小辫子”父母的一致好评。而且“小辫子”的父母在他的信口雌黄下,居然把我当成了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专业“混混”,责令“小辫子”半个月内与我断绝关系,和“飘飘”开展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活动。

“小辫子”以大无畏的精神拒绝了“父母之言”,从家里搬到学校宿舍后,便投入我的怀抱,梨花带雨。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很有男人样、假模假式的说:“别哭啊,不是挺好的嘛,‘飘飘’人真得不错,我觉得你俩在一起一定能幸福。”把小辫子气得猛然推我一把,哽咽着对我说:“臭皮子你去死吧,这时候你还说风凉话,我这去和‘飘飘’恋爱,再也不理你了!”说完撒腿就跑。我三步并作一步想和她配合着电影、电视剧里的爱情奔跑镜头,没想到她猛然一回头,兰花指一点,说了句:“讨厌,别跟着我!”不但把我吓了一跳,脚下也没收住,向前一拥,抱住了一棵小槐树才没摔倒。趁我正在心说“多亏哥们儿我还练过,要不然还不被你弄成面瘫”之际,“小辫子”以“人急赛过千里马”之速,消失在女生宿舍的茫茫黑夜中,不过我恍恍惚惚看到了她回眸中有破泣一笑。

“小辫子”好几天都没理我,手机不接,见面就躲,我知道这是“小辫子”和我赌气呢。这天我怀揣着写好的检讨书,揣了条塑料绳,准备找她请罪,没想到出门遇到鬼,“飘飘”和他的几个哥们儿来请我去赴“鸿门宴”。我一听可乐坏了,我这人突出的优点就是嘴馋,只要有了好吃的,再大的危险我也能临危不惧。我二话没说,让他们头前带路,迈着雄赳赳气哼哼的步伐,大义凛然地奔向饭店。

既然是“飘飘”请客,这家伙有钱,当然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只不过“味道”有点不对。果不其然,三两杯啤酒进肚,七八口小菜过后,这帮小子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拿我“开涮”。这个说:我和“飘飘”比,长得不错,就是个头矮点;那个说:“飘飘”和“小辫子”听名字就亲近,简直就是天造一对……。

他们吵吵他们的,我吃我的,我到那时才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绝对是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能在这种状态下,依然保持不急不躁、稳如泰山的心态,任他们对我“弹琴”,我可真了不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就在一名同学喝大了,指着鼻子问我:“和‘飘飘’比,你哪儿配作‘小辫子’男朋友?”的时候,我猛地把酒瓶子往墙上一砸,拎着龇牙咧嘴的半个酒瓶、指着吓得捂着头钻到桌子下面的几个小子发誓地说:“‘小辫子’是我的了,你们有法想去没法死去!我还有点事,今天就不和你们玩了哈,你们接着喝。”说完,我一步跨出门外、和闻讯赶来的“小辫子”撞了个满怀。

“你手怎么了?和他们打起来了?”还没等我解释明白:手出血是我摔酒瓶时不小心划破的,“小辫子”就冲进房间,对着“飘飘”大喊:“以后你别到我家去烦我,不然,我男哥们儿见到你打你全身跑肚、姐们儿见到你挠你个满脸开花。”说完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惊诧地对“小辫子”说她也够生猛的,“小辫子”说自己也就是“瞎乍唬”。我盯着“小辫子”漂亮的鼻子尖动情地说:“咱处朋友吧”,“小辫子”想了想,说:“好啊,那就好好爱吧!”说完,还俏皮眨了下眼、吐了下舌头,然后粉红飘满了她的脸颊。这让我当时就动了一亲为快的非分之想,以为从此便可天长地久。

“小辫子”发生眩晕的那天我就在她身边,还好我反应快,一把拽住了她,她才没有摔倒。在此之前的一周,她一直说觉得很累和头晕,当时我和她都以为是考试复习太忙,也没在意。所以当医生的判断由眩晕症而贫血而向白血病靠拢的时候,我感觉就像自己把她的病耽误了一样后悔又难过。那个黄昏,光线浸透了整个病房,“小辫子”温柔又安详地躺在床上,一如暖暖的阳光。我支起头望着“小辫子”干裂的唇、苍白的脸,突然一种强烈孤独和恐惧紧紧地攫住我的心,从此恐惧黄昏。

出最终诊断结果的那天,我一大早熬了香浓的枸杞大枣粥给“小辫子”送去,她吃了一口,一下子又吐了出来,指着我就喊:“你想烫死我啊,怪不得人家说你除了会踢球,啥都做不了!”我一下子懵了,呆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那么多病友和“小辫子”的父母跟前我没面子得都想哭了。“行了行了,别在这儿装清纯了,我最烦男人哭,一点出息都没有!不爱听了是不是,赶紧走,别在这儿烦我。”

“小辫子”的每一句话就像万箭穿身让我难受,我实在忍不住了,把碗搁在桌子上转身就走。“小辫子”的母亲跟在我后面说:“你别生气,她也是病得心焦。”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小辫子”一定是既想让我和她一起面对“最坏”结果、又不想让我承受这种痛苦才故意赶我走的。我转过身对阿姨说:我出去给她买点东西,“小辫子”一定不会有事的。这时候,“小辫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妈你不用追他,我都讨厌死他了!”可我听到这句话时,已经不生气了。

我跑了大半个城市才买到了“小辫子”最喜欢吃的一种南方米酒,就在我买好了花,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手机响了。“皮子皮子你快回来吧,我不是白血病,我只是贫血!你快回来吧,我想你了!”“小辫子”在那边语无伦次地说着,平时贫嘴的我却说不出一句开玩笑的话,只任眼泪像水库开闸一样滚涌出来。

天上飘洒着无数的花瓣,地上一个傻孩子又哭又笑。

兰州市哪家医院适合癫痫治疗
癫痫病引起原因
太原癫痫医院哪个好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