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明朝万历皇帝简介 >> 正文

【荷塘】大爱无疆(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中国近年来每年都会评选一次感动中国杰出人物,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他们关爱他人、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着人们。他们有农民、有工人、有干部,无论他们身份怎样,但他们都有一颗大爱之心,为社会和谐贡献着自己的微薄之力。

我二哥就是这样的人,他在人们习惯了冷漠和距离感中默默帮助着他人,他的事迹没有惊天地,也没泣鬼神,但他有一颗善念之心,在做着细小的善人之举。

我的二哥,今年53岁,一件蓝白色劳动布外衣下套着一件深蓝色的毛衣,由于风吹日晒,那古铜色的脸上早已爬上了些许皱褶。他待人总是和善言谈、微笑相迎,见来人总是老远和来人打着招呼:“吃了没?”“喝杯茶!”“烤烤火!”这些嘘寒问暖,让人倍感温暖。

方圆百里的山里人都知道他是个热心肠,所以一有事就找他商量帮忙。这不,他说明天去县城一趟,买点化肥,制办点生活必需品,也给左邻右舍们带点这捎点那。

那天,“呼呼呼……”狂风打着口哨呼啸着,路边的大树被吹得东倒西歪,路上的行人都竖起衣领子,手都插进口袋里,一个个拼命地往家里赶。在街道的拐角处,有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乞丐,他那漆黑色的刻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沧桑,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了,在狂舞的风中,乱成一团。他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的棉衣,棉衣上有着一个个小洞,里面的棉絮全露出来了,下穿着单薄的破棉裤,露出了膝盖,他眼神里流露出无可奈何的哀求,看着来去匆匆的过路人,老树皮一样的手中捧着一只破碗,用颤抖的声音不断乞求着:“给点钱吧!可怜可怜我吧!”

一位摩登夫人提着时尚的包,戴着墨镜,穿着流行的橘红色羊毛尼外衫,经过老人身边,这时,老人的手已经伸到夫人的衣服边沿了,“可怜可怜我吧!”老人乞求着,夫人取下墨镜瞪了他一眼,愤愤地说:“走开!脏死了,看你的手都快弄脏我的衣服了!”夫人继续向前走去。

“爷爷,我有钱,是买本子剩的,可买面还不够,等再凑多了买面吃吧!”一位大约八、九岁的学生路过时,边说边递给那老乞丐一元钱。

风更大了,老乞丐依旧坐在冰冷的地上,那可怜巴巴的乞讨声还在风中久久回荡着……

那天一早,二哥叫了辆农用车,来县城里购买种麦子要用的化肥,顺便给我和大哥也捎了些家里种的土豆、辣椒、萝卜等蔬菜,还给我们又装了些苹果。这天恰巧是周六,我做好饭等着他。

二哥买完化肥,又给隔壁张婶捎买了两袋化肥装上车,然后就去市场帮邻居们采购代买的东西了,给张永家买个盆,给杨云刚捎一盘皮线,给林伯伯捎三斤豆腐......当准备回家时,已经中午十一点多了,感觉肚子“咕咕咕”地叫起来了。于是,他说去市场买点饭吃,我们刚到街口的摊点买了碗面准备吃时,二哥抬起头发现了那乞丐老人正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于是,二哥摇摇头说:“看那老人怎么这么大年龄还在外颠沛流离,真是可怜啊!他的孩子、家人也忍心?”

只见他把饭送给老人说:“吃吧,大叔!”

老人看了二哥一眼,感激地连声说:好人!好人!

我上前给了老人自己手头仅剩的三元零钱,二哥也走到老人跟前,在自己衣服兜兜里掏了掏,发现只有三十多钱元了,他一分没剩地都给了老人。一块同行的人都报怨我二哥:“你看你,怎么都给了人?一会车子路过检查站还收费,还得交十元过路费呢!”

二哥看了看我说:“有妹妹在呢!”我笑了笑。

日子过了好多天,麦子也都种上了。二哥在门前的厂里上夜班,打来电话,他还在惦记着那个要饭的乞丐老人。

他说:“天更冷了,那天咱们见到的那个乞丐老人不知道有没有饭吃?冷不冷?”

我说:“周一回来上班,经过街道,早已不见了老人,可能是当地收容站收去代管了。”

他在电话里说:“果真这样就好!”

其实,二哥他就跟我母亲一样,对人总是厚道、善良。二哥家早就收了个乞丐老人赡养着,还收养了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一起过着。村里有些人半开玩笑地说:“佑德,你还真是在办收容所、敬老院呢!”

上次周末回老家看生病的婶婶,走进老房的堂屋,看见了两副黑黑的油漆棺材,我问二哥,他说是给韩信叔叔(当年他收留的那个要饭的老人)和叫徐福(那个神经有问题)的人准备的老材,他将为他俩位孤寡老人养老送终呢!

2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天,村里来了个叫花子(要饭的),头发乱糟糟地布满头顶,俨然一个鸟窝,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双膝处破了,特别是屁股上烂了好大一个洞,屁股也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引来了村里一群孩子一边嘲笑一边你唱着:“叫花子,乱跑),破衣、烂衫、撒板孩,不扣钮子,吊裤带……”

二哥出门刚刚碰上,训斥了那帮调皮捣蛋的孩子,就将老人带到院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米饭,夹了些土豆腊肉片、青椒肉丝、海带炖豆腐,老人接过饭碗狼吞虎咽地吃了,又把碗递给二哥,二哥又帮老人盛了一碗。

二哥问:“还吃不?”老人不说话,只是摇头,并竖起拇指,老泪纵横……

二哥那天家里请了帮忙的人一起搬玉米,所以招待大家,做了比平常好点的饭吃。酒足饭饱,大家都又下地干活了,二哥也背了一个大背篓搬玉米去了。过了两天,村里人传说倒角里有鬼。(倒角,是个地名。)说几个人路过时,看见那破厂房里有忽闪忽闪的亮光,还有人在哭似的,人都传得神忽的,令人毛骨悚然。

二哥对二嫂说:“我不信,现在哪里有鬼?走,去看看吧!”二嫂拗不过二哥就随二哥一起去看个究竟,他们走近一看,原来才是前天来村里来的那个要饭的老人。借着手电的光,看见他脸色腊黄,饱经风霜的脸显得更加消瘦不堪,眼睛深陷,冻得缩成一团,嘴里念念有词,也听不清说得是什么。二哥一看顿生怜悯之心,询问后,从老人手势和叽里呱啦半语中得知那老人头疼在这睡了两天了。二哥想总不能让老人死在这里呀!得管管老人。他想起了前几天二嫂感冒时买的药还有,就回家拿了药,盛了一碗稀饭,让他喝了下去。然后,把给自己抱的旧绵军大袄盖在了老人身上。老人吃药后,可能头不疼也不冷了,一会就睡着了,还发出了阵阵鼾声,二哥这才回到厂里巡查去了。

天快亮,厂里来人接班了,他才有空倒下迷糊一会。早上,那老人居然又出现在二哥家门口,二哥施舍饭食于他,照顾他病。见到门前有一大堆柴火,后来发现竟然是他在搬柴。他用半语和手势告诉二哥:“他头不疼了,病好了,多亏了二哥救了他的命。不然,他昨晚就死在那屋里了!”

二哥对老人摆着手势说:“你生着病,别干了!”

说完,又给他喝了点药,吃了饭,让他休息,二哥就下地搬玉米去了。当二哥搬了一背篓玉米时,怎么听见有人在他身后,原来才是那个老人,他用手势告诉二哥他病好了,会干活的,他没有家,没有家人,更没处可去。

二哥想:算了,自己爹娘也老了,要是在外没人管,多可怜呀!就收他住几天,等他病好了,再作打算。

几天来,老人和哥嫂一起生活,他会主动找活做,有时拉把柴火,有时帮忙把牛往牛圈里赶……

二哥就对二嫂说:“小芹,你看老人真是可怜啊,年龄大了天天要饭饥饿难料,算了,我们就收下老人吧!何况他还有时能搭把手!”于是,他们便留下了他,融入了自己家庭中。

村里不少人知道了这件事都热潮冷风地说:“佑德,你看你也太傻了,你图个啥啊?”

二哥却说:“这种人生活难以自理,只好沿街乞讨,也是社会的负担。我收留他,一来至少他生活有了着落,二来也算是为社会尽点绵薄之力!”

二哥看他很脏,就亲自给他洗澡、洗衣、穿袜子,他的眼里闪烁着感激的光,就是表达不出来。可是他有癫痫病,一发作,脸色苍白,宛若一张白纸没了血色。二哥便带上他去镇上医院就诊,亲自为他熬药调理,二哥细致入微地照顾着老人。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治好了他的胃病,癫痫也被控制了。然而,老人的饭量却骤增,那时日子很艰难,缺粮少钱,家里人只好勒紧裤腰带。无奈,在冬月二哥把自家的灶房出租给厂区工程队用,自己却在一个临时简易棚里做饭,以求换得一些收入贴补家用。到了寒冬,头顶上的狂风骤起,好像要把屋顶掀起,他硬是挺住了,依旧用热乎乎的饭菜阻挡住了无情的狂风。

经历了寒冬,迎来了春天,他已经把老人照顾得健健康的,老人还能搭把手干些力所能及的活了。

一天,二哥正在垫猪圈,队长带了个疯疯癫癫的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来说:“嗨,老罗,你看有这么个人,他叫徐福,体质挺好的,能干活,我是带他来咱们这儿包工的那个老板的亲戚,老板不幸得重病住院了,一时半会没处去,我只好带他去我家住,可我老婆怕他神经病犯了打人,硬是不让他在家里住,我还给难住了。我看你承包的石灰厂里需要人手,不如在你这儿干活,一来有地方吃饭,二来也可以帮帮你,也算是给我帮个忙,你看咋样?”二嫂在一旁听到了,说啥也不同意,可是,队长软磨硬泡,无奈,二哥说服了我二嫂,答应那叫徐福的人住段时间,等老板病好就带他走。

这样家里突然又添了口人,二哥没法,就把我父母生前留下的老屋打扫出来让他住,在一块吃饭,白天去石灰厂干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还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有一天事情却发生了。

那天,我二嫂找回来一背篓猪草乐滋滋地往回走,与徐福碰个正着。他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不由分说冲上前揪住二嫂就是一阵子拳打脚踢,二哥恰巧遇见,才将两人拉开。他才从他的眼睛里读懂,原来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背篓。只因那背篓是他亲自编的,他要背着它亲自去找猪草。

二嫂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二嫂跟着二哥去找队长,希望徐福回队长哪儿去住,可二哥前脚到家,那个叫徐福的却后脚也到家了,还赶不走了。

他向二嫂认了错,又重新背起背篓去寻猪草去了,这让二嫂的心终于放下了,他脸上也露出会意的笑容……

两年过去了,那个老板没再来,每次让他去队长家里去住,可不到两天,他自己又就回到二哥家,还不离不弃了,就这样一起过了这么多年。

二哥与徐福和韩信那两个非亲非故的人生活在一起近二十年了,他为了他俩没少吃苦头。大队来人联系县敬老院要接他们走,他俩都不肯去,还玩起了失踪,等敬老院的人走了,他们又回来了。

二哥一看他俩这样坚决不同意去就说:“算了,那就在家里过吧!我们已经习惯了他俩位‘家人’了,怕他们去了,反而因为不习惯给政府添麻烦,指不定神经病徐福会打哪位老人,哑巴老人指不定会出个啥状况……”

在得到二嫂的默许后,此刻,他脸上露出了灿烂无比的喜悦笑容……

3

二哥的确很普通,就是这大山里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他把非亲非故的神经病人和哑巴老人照顾了快二十几年了。说实在的,当我一次次回家见到二哥二嫂善待那俩位老人的时候,就能真切感觉到,二哥二嫂有一副好心肠,他们对于收养的孤老和神经病人,宁可自己少吃半碗饭,也不能让他们挨半点饿……

二哥说:“现在女儿成家了,也有了工作了,生活条件好了,家里也富裕了,不再会为没吃没喝担忧了,希望两位老人能在我家里快乐度过余生!”

……

爱自己的亲人是很自然的事,但关心爱护非亲非故的人就是一种大爱!二哥他做到了,一段简单的故事,在经过时间发酵后,依然能够看到光泽!

好多人都说:“佑德哦,你看人家照顾孤寡老人的好多人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了,你怎么没评选上呀?”

二哥却说:“我行善并不是想让别人表扬,也并不在乎以后头顶是否会有什么样的光环,就是想让他们能过日子、活下去……”

二哥的感人事迹,一时间在山里方圆百里被人们传为佳话!

人们赞不绝口地说:“在佑德的身上,看到的是不平凡的精神,不止是感动和敬佩,还有一种力量,那就是中华民族的孝德在发扬光大!”

……

三岁宝宝癫痫经常发作怎么办
青少年患上癫痫要怎样治疗
癫痫大发作急救的几大措施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