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名人名言励志语录 >> 正文

【流年】白领爱上穷光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爱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就像一封很长很长不愿读尽的情书,不愿醒来的美梦。

——题记

她是一个月薪上万元的白领丽人,生活得很精致的那种炫丽女子。为了弥补青春韶华留下的遗憾,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她努力寻觅那份透彻心扉的爱情。

他是一个落魄的书生,面对冷峻的现实,不屈不畏,踌躇满志,他至始至终都认为在他的世界里不可能存在爱情。

可是,冥冥中他和她却在寒冷依然的北方四月里相遇……

【一】

那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缓慢了些,尤其是在人们期待的这个芳菲四月,空气中却依然流动着一种料峭春寒的气息。让他觉得寒冷的是他已经身无分文了,老板一直拖欠着工钱,各种理由没钱,各种借口拖延,就象猫咪玩弄着毛线团,毛线越拖越长。如果在人才市场资源部,再找不到工作,他就会回到自己的冷屋子,那个时常冻僵水管的出租屋。这间冰屋是去年他的老板给联系的,因为去机场工作方便。每天通勤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他都会听到,通勤车在寒冷的早晨,启动后要预热十分钟,这个时间里,他从不是很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房间里的温度和室外的温度相差不了几度,他身体打着颤,牙齿也打着战,哆哆嗦嗦嘚嘚瑟瑟迅速穿好衣服,起床,砸开储水桶里浮冰,弄出冰水,刷牙,洗脸。有一天气温实在太低了,他还是冻病了,在他高烧严重,卧床不起的期间,别的工人顶替了他的位置,他比谁都需要这份工作。屋漏偏逢连夜雨,工作也丢了,他如鲠在喉,他不能抱怨天气的恶劣,不能抱怨老板的恶毒,不能抱怨冬天迟迟不离开春天,他惟一能做的只是无言面对。

他知道自己还有呼吸,还有清澈的眼睛,还有对命运的不屈,他还不能躺下,他咬紧牙关,从病床上站起来,出了满脑门子虚汗,硬生生地赶到了人才资源招聘市场。在吵闹的大厅里,是她接待了他。他因为饥饿,发烧,脸色看上去有些蜡黄,嘴唇有些发紫,干裂得已经翘皮,脑门子上继续冒着虚汗,身体打摆子。

一年之计在于春,四月是大公司开始招兵买马的好时节,各个公司都需求大量的人才。其中一家市级道桥承建公司,颇具实力的大型公司,在这座大踏步建设的北方城市里,声名斐然,正在招聘电气工程师。

经过面试、笔试,填完简历后,他在简历表后面写了一句话: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路。

她经过与他的对话,看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病得很严重,心里莫名有一丝悸动和担忧,但眼镜后面是一双炯然而坚毅的眼睛,一张被诸般现实磨砺的面孔,透着一种不屈和倔犟。他的头总是微微仰着,不卑不亢着,他的字体遒劲雄浑,潇洒飘逸,能写出这般字体的年轻人现在实在少见,她忽然对他有了些许的欣赏。他的装束虽然不是什么牌子,但在这个注重外化虚荣的社会里,他简约而不简单,看似平凡而不平庸。

他眼前的职业女子,但见她的胸牌上清晰写着HRD(人力资源总监):陈可。她说话的声音,清脆有力,言简意赅。她身着一身职业套装,更显五官精致,气质独特,清爽干练。

她看着他的简历犯难了,他的资料并不太符合公司的要求,但是又觉得他是一个人才,短暂的交流可以感觉得到,这个“面黄肌瘦”的年轻人,他迫切需要这份工作。她询问他的现实情况,他说他的房子即将到期了,房东不打算租给他了,他有可能流落街头,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悲观的情绪都不曾体现出来,象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她知道他如此表现坚强自若,如此安之若素,如此云淡风轻,是不想让她感觉他的羸弱。但她在心里已经猜度出他为何病得这么严重了。也许他的苦,还是触动了她内心深处柔软的角落。她看着他,良久,说:高远,你被录用了,欢迎你到我们公司工作。希望因你的加入更能壮大公司的声望,说着与高远握手。

谢……谢……高远刚要伸出手,坚强的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松懈下来,他感觉自己头重脚轻,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咦,人们怎么都倒立行走呢,他晕倒的瞬间,仿佛听到一个女子在紧张的呼叫,高远,高远……

高远醒转时,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前方的铁架上悬挂着输液瓶的药水,有节奏地滴答滴答滴入他的身体,不知躺在病床上多久了,他感觉后背有点酸疼,他微微动了动身体,却碰醒了,伏在床边眯盹的陈可。陈可机灵一下,猛然醒来,喔,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你这个家伙高烧40℃,如果晚来医院一刻,你的肺子就烧坏了,多险,病成这样还去工作,你不要命了。放心吧,别担心,没影响到你工作,安心养病,病好了在工作。

陈姐,谢谢你救了我,我的病都影响你的工作了吧,医疗费也让你垫上,真是过意不去,等我工作后还你,好好报答你。

行了,你醒了,还很虚弱,别说太多话,你晕到在我的脚下,我怎能见死不救,置之不顾,谁让你成为我的兵,得了,不说了,你没啥事儿,我也就放心了,你一定饿坏了,我这就去地下餐厅给你弄点小米粥吃,你身子太虚弱了。陈可说完就像一阵风离去,高远还没有来得及千恩万谢……

高远觉得真没用,晕倒在招聘会场。陈可竟然给他垫交了医疗住院费。在高远感激的短信后,她这样回道:“高远,千万不要说感谢我的话,我理解你的苦,我救你也好,帮你也罢,因为那时你的眼前只有我,希望未来的时间里,你能努力的工作,为公司出力,从过去的苦难中挣脱出来。我相信充实的工作会让你感到每一天的阳光都是崭新的。”

高远处理他的家什时,他感觉生活又一次狠狠地刺了他一刀。他收藏的书籍,那些伴随他成长的书籍,那些枕边每天必看的书籍,因为工作的缘故无法安置这些对他来说无比珍贵的东西,一想到永远失去它们,就像得了一种大病一样,他仿佛听到心碎裂的声音,幸好有了陈可的帮助,使他得以顺利工作,缓减了他心中的千般疼痛。他用心铭记陈可带给他的所有感动,和为之落泪的所有关怀,在如此冷漠的尘世间,他感到自己不再是孤独的游魂。

【二】

不久陈可就被调到外省的开发部,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失去联系。陈可出差时一般都入住当地的旅馆,也没有条件太好的旅馆,旅馆里终年潮湿的气味,还能忍受。然而,此刻隔壁房间里正传出偷情者肆无忌惮的响声,让她忍无可忍。怎么有那么多爱做运动的人,在自己家里爱爱做一做不是更好吗?陈可塞上耳孔渐渐眯盹过去,可当她刚刚即将入睡时,隔壁又开始无所顾忌咣当咣当嗯嗯啊啊地拆房子,又一次把她吵醒……

邻居隔壁终于安静了下来,陈可躺在床上睡不着。无聊中,她看了看时间,刚刚九点,喔,高远在干什么呢?睡没睡觉呢?也不知道他工作得是否顺心,累不累,工区的饭菜是否顺口,吃得习不习惯?陈可带着疑问和关切忍不住拨打了出去……

高远躺在寝室的床上,此时的他真还没有睡着,他正梳理着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简直象电影里演得一样。唯有辛勤工作方对得起陈可的知遇之恩,萍水相逢却给自己那么多。不想了,累了,好好干吧,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寝室里其他人已经鼾声起伏,他对着黑暗中笑了笑,这些背井离乡的男人,白天的活计不轻呀,都累了,一个一个睡得真香,他刚阖上眼帘,去找周公下棋去。电话瞬时震动起来,他边接听,边穿好衣服,走出寝室。寝室外的工区,一片空旷,月朗星繁,月亮高高地挂在穹宇,你好,陈姐……

以后不许再叫我陈姐,都把人家叫老了啦,以后叫我可可哟。随后问了高远一些近况,陈可说完这些话后,想起刚刚竟然意淫了高远,那种羞耻感,羞得她脸上瞬间发烧酡红起来,所以说话时有些不受控制地娇嗲起来。

高远一一回答后,说,谢谢你的关心,可可姐,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说话不太对劲,如果病了,赶紧去看医生,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喔,我没病,你不必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而你别总胡思乱想,我帮你是为了公司,记住别总想着报答我,那太像古人了,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呀,那多没劲,换台换台,调频调频,翻篇翻篇,你如果真想报答我,就陪我说会儿话吧?窗外,电闪雷鸣的,雷声一直在我头上炸开响起,我害怕……陈可没办法编了个谎话,她能如实告诉高远吗?她意淫了他,那会怎么看待她?

喔,没事,别怕,我陪着你呢,啥时不打雷,你不害怕了,我们再休息。高远看了看一碧如洗的月色,喔,可可我们这边的夜空很亮呀没有雷阵雨的迹象呀。

就这样二人煲起电话粥,谈及彼此的经历和坎坷,还有奋斗。陈可没有避讳地对高远说起了她的悲怆成长——

十三岁那年,父母相续去世,扔下我和弟弟,我和弟弟寄宿在姑妈家,为了不拖累姑妈的七口之家,十七岁时媒婆做媒,我想都没想就嫁给那个小镇男人,没有任何情感铺垫,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就结婚了。当时我那么小,啥也不懂,他也啥也不太懂,以为亲亲嘴,摸摸手就能生小孩,那时可逗了,新婚之夜时,他鼓捣了半天,也不得夫妻双修之法,这个傻帽不知问了谁家男人,第二天才把我弄痛,让一个十七岁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从此变成了一个围着锅台转的小少妇。丈夫一开始还是比较忠厚老实的男人。改革开放后,他开始搞工程建设,每年都承包不少的工程。也就是那时,有点钱,应酬也多了,为了能够承接下利润好一点的工程,难免少不了请客送礼,也不可避免地进入灯红酒绿的场所,抽烟喝酒都学会了,有钱后,他迷失了生活方向,他开始好酒如命,好赌成性,有时还接触一些不干净的暗房女子,我就再也没有让他碰过我的身体。我们的婚姻开始名存实亡,离了,散了,又在亲人为他求情劝说下勉强将就过了几年,他还算听我的,给我钱花,一点也不心疼,皮草,轿车,只要我喜欢说买就买。

在那个安静而富裕的小镇,我家装修得很气派,也很华丽,比城里的人家都要好。每天骑着我的小摩托在修善平整的公路上兜风,买买菜。为了家,他常年在外,很少回家,我每天独自面对寂寞空旷的房间,不发出一点的声音,因为缺少那方面滋润,皮肤渐渐黯淡,眼角纹也多了,我心里的苦,谁人能够知晓?我才27岁呀,我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于是,我逃离了那个小镇来到这个城市,他也不知道我去哪里了,他也没那份闲心到处找寻我。我离开小镇两年了,开辟了属于自己的天地,有了今天的位置,我能养活我自己,而且活得也挺洒脱,我几乎不缺什么,今生除了那种透彻心扉的爱。高远,其实孤独寂寞比恐惧更可怕。这样的夜晚,当我听到你的声音,我的心忽然很踏实,你的声音容易让我落泪,不单单是你的陪伴和关怀。谢谢你,高远。

陈可也了解了高远的情况,高远因为家境贫困,没能上起大学,高中毕业后,从事了很多的职业,走了很多的弯路,也吃了不少苦。高远却乐观地说,苦难是最好的老师,能帮助他成长。在这个城市里,他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像三毛一样流浪,穿梭在陌生与新鲜中,永远是这个城市的过客。

高远在电话里听到陈可疲惫而慵懒的声音,她一定是累了,说着说着,她便睡着了。

没想到一聊就是一夜,不知不觉,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以后的日子,陈可总是惦记着高远,关注他的工作和生活,希望他能够真正的好起来,慢慢地有一种无法言状的情愫在彼此的心间传递着。

高远很快适应了工区的工作环境,每天五点半起床,然后到餐厅吃碗面条就开工了,接接这线,接接那线,早晨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每当空闲无事,突然的安静,高远会情不自禁想起陈可,与她发生的一切。

高远不知怎样去理解他们的相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还是宿命与天意,又或是缘分使然,他想都应该是他生命中的庆祝和欢喜。

陈可离开H城已经三个多月,她象一只春天里辛勤忙碌的小燕子,一个人到陌生的地域跟人家谈合作,所到之处,无不收获颇丰。高远每个夜里,尚能分担着她的疲惫,和谈成合作时的喜悦。

大约又过去一周的时间,陈可一点消息也无。高远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他不知道陈可在哪?在外面过得好不好?高远满心牵挂,还有一丝不安的担心,于是给陈可发了一条信息。

一直不见陈可的回复信息,高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高远想把电话直接打过去,又怕打扰到陈可与客户的谈判和约见。

工区飘着细密的雨丝,但夜里仍有加班加点操作的轰鸣声不时地传来,扰得高远心里更加难以安静,就在高远胡思乱想,担心陈可的安危之际,迎来了她的信息——

“高远,对不起,这几天实在是忙过头了,迟迟没有回复你,请你体谅,我在外面一切都好,请勿挂念。看到你关心我的信息,我很感动,这几天的夜里,其实躺在床上,想你时,也总是睡不着。越是不去想你,你就越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清楚这是不是我青春时曾经缺失的一种感觉,读着你的信息时,就有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高远,坦白地说是你给我了这种叫做爱的感觉,我无法逃避这些,必须得承认。我不知道爱的种子,何时在我的心中生的根,发的芽,是招聘会上的初遇,还是后来交往中无意间形成的,还是多个夜晚你带给我的踏实和感动。收到你的信息时,迟迟没回你,也不全是因为忙,而是我不知如何回。一、一旦向你袒露心迹,不确定你是否还会象从前那些个夜晚,默默陪伴我,不让我孤单和无助。二、我怕,我会惊吓到你,也怕失去你,怕你突然音信全无,再也找不到你。我还怕,你认为我在同情你,怜悯你,世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施舍,唯独爱情不可以。我了解你的倔强和坚强个性,所以我再三踌躇,该不该向你表露心迹。有时,我在想我能不顾一切地逃离小城,不是因为我背叛了家庭,不是因为我厌倦小城的生活,更不是他的劣变,而是按着我心里的愿望,不是仓促的,不是违心的一种适合我的生活,谈一场不一定轰轰烈烈,却真真正正的恋爱,和爱的人,生死契阔,与子偕老。高远,你是那个人吗?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羊羔疯可以治疗吗
腹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
那里有治疗癫痫病的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