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尿频是怎么了 >> 正文

【看点】情定坎子山(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你个死丫头,翅膀硬了,连奶奶的话都不听了,真是白眼狼,白白喂了你这么多来,喂头猪年关还能宰了吃肉,喂你啥也没用,白长二十多年。

吴凤莲一大早就嚷开了,按惯例,这个时候她正在离小区不远的莲湖公园里跟着一群老太太练太极。练太极好,可以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培养人的涵养,做到无欲无争,经常练习太极拳,会显得精神特别的饱满,身体硬朗。往事不堪回首,早年的艰苦岁月,肩扛背驮的日子,让她落下了颈椎、腿脚关节痛,逢阴雨天气疼痛不已。那种痛是钻骨子的疼,疼得喊爹叫娘泪眼婆娑,大把的药如下饭一般,吃得她胃痉挛苦水直流。既然不管用,还吃它干啥?她就不吃了,就被邻居王大妈拉去练太极了。王大妈是老年太极队的队长,练得一身好太极,身轻如燕疾走如飞,如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七十岁的人了,头发没有一丝斑白,粗黑粗黑的。王大妈对她说,她这身子骨都是太极给练出来的,凤莲呀,你那颈椎、关节痛是不锻炼的结果,只要你坚持练太极,准保你百病袪除,落得个好身体。她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跟着王大妈练太极去了。王大妈在前她在后,手脚头眼神配合一气,保持上下相随,节节贯穿,连续圆活,动作连贯柔和缠绕劲力完整。开始,她并不习惯,随着王大妈甩膀子弓步左右摇摆,还像那么回事儿,可几个回合下来,王大妈气喘吁吁脸沁微汗,而吴凤莲则一点不累没当回事儿。王大妈笑呵呵的,银铃般的笑语声响在她的耳畔,莲妹子,练太极要以意导动、不用拙力、虚实分清、轻灵稳定、上下相随、动作协调、动作呼吸、自然结合……你那是做样子,绣花啦,起不到锻炼的效果。于是,王大妈亲身示范,纠正她的动作细说要领。她蹦着跳着吸气运气嗨气,万事儿皆有律。她感觉到累了,浑身舒畅心旷神怡,腰腿颈椎不痛了。天长日久,她身上所有的关节不痛了,神清气爽中气十足,练太极练出了此般神奇的效果,她坚持了下去,风雨无阻成了她生活中的必修课,同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一样。早五晚七,她的生物钟早已形成,时间一到,脑子里的钟咚咚地敲响着。王大妈专门买了一台带有小辘轳的音响,配上太极的节奏、乐曲,一群老太太练得挺认真。王大妈仙逝后,就把那台音响留给了她作个念想。自然而然,她也就延袭了王大妈的队长职务,成了这群老太太的头领。

奶奶,我心意已决,腿脚长在我的身上,任何人都决定不了我前进向上的步伐,难道你还能把我的腿脚砍了不成?

我的态度强硬,噘着嘴巴回击着。我叫吴根苗,今年二十有余,正是冉冉升起的太阳,尽管是个女孩子,但我充满着阳刚之气,积极向上。我有些迷惑,真不知道奶奶是咋想的?是不是越老越糊涂?这个我从小到大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奶奶,是我最敬畏的人,我是她的乖孙女,一直以她的话语为圣旨,不敢越雷池半步,而这次我坚决寸步不让,我认为我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一件值得终身回忆的事情。为啥一直视我为掌上明珠的奶奶不支持我,反而阻止我、打击我?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一定要斗争到底。我不再是那个留着两条小辨子的小丫头,整天和男孩子们在公园里满天地疯跑。我有我自己的思想、理想,不想再受任何藤蔓的羁绊,脚长在我的腿上,我自己的路我要自己去走。

我对我的名字也充满着不解,取啥名字不好,非要取什么根什么苗的,听着多俗气。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竟姓吴,随奶奶的姓。按传统,我应跟爷爷、爸爸姓王,咋就跟奶奶姓吴?难道是爷爷或是爸爸入赘到吴家?在这个家里,我最敬重的是爷爷,爷爷在奶奶的嘴巴里是王老实、王疙瘩。奶奶这么叫着叫了一辈子,我从没有见过爷爷发过火。有时,我也认为爷爷挺窝囊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咋就要受一个女人的气?过去鼓吹女人也是半边天,真的把女人鼓吹到天上去了,坐在男人头上。尽管我是个女的,我还是要为男人打抱不平,为爷爷打抱不平。爷爷对我的理想和人生追求是大力支持的,支持我有独立的思想,支持我去大胆闯世界,走出一条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路,哪怕道路上铺满了荆棘。世上本没有路,必须要有人走下去,才会有路。

苗苗呀,你这是忤逆不孝,不许你去你就不能去,去了我就打折你的腿,永远别回这个家。吴凤莲气得翻着白眼,这个家一向都是她主宰着,说出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是一道圣旨,老头子不敢违背,小丫头也从没有顶过嘴巴,今儿个是咋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气得胸口一阵阵起伏,一阵剧烈地咳嗽。

老头子王守义忙扶着吴凤莲,轻轻地捶着她的背,叹着气道,老太婆,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儿孙自有儿孙福,圈在笼子里的鸟终不会飞不出雄鹰,就让苗苗去吧,女大不中留,儿大看媳妇。

老头子,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你的馊主意会害了苗苗一生的,不能去,坚决不能去,你不能站错了队。吴凤莲狠狠地说道。

手机铃声响了,是练太极的乐曲,是吴凤莲练太极的队员打过来的。这些天,为了苗苗的事儿,她着急上火,自从这丫头片子提出她自己的想法之后,一连几天都没有去练太极,队员见不着她,就一遍一遍地拨打着电话。她心情烦极了,拿过手机电话都没接,就把手机设置了静音,家事儿没处理好,哪里有心情去练太极?

王守义只好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说了,双手不停地在吴凤莲的肩背上揉捏。他拿着眼睛斜睨了我一下,目光里透露着无可奈何的目光,也包含着无限的怜爱,那是一种无声的言语。苗苗,我没得办法黔驴技穷了。同时,在他无奈的目光中又充满着一种鼓励,苗苗,别怕,只要你坚持下去,老太婆就拿你没法子,我是你坚强的后盾。我读懂了爷爷目光里的语言,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脸,我也会心地笑了。

我和爷爷的默契没有骗过背上长了只眼睛的奶奶。她猛地转身,推掉爷爷假心假意的双手,杏目圆睁,怒吼着,谩骂着,老杂毛,苗苗就是你惯坏的。更不能让人容忍的是,她伸出她那有力的右手啪地扇了爷爷一巴掌。在我的印象里,他俩的这次争吵是最激烈的一次,这么多年了,生活的打磨让爷爷的性子变成了一头任劳任怨的憨牛,对奶奶的叨唠就如太极里的慢动作,不急不躁,默默承受着,以沉默来回击奶奶的暴戾。难道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我看非也,这也许是一个男人的本色,承让自己的女人是一种天性。以前,很多时候,我觉得爷爷不是一个爷们儿,是棵弱不禁风的小草,很懦弱,面对奶奶的暴戾,他为何不奋起抗争、以牙还牙?眼前,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日子,平淡的日子需要更多的是包容。爷爷包容了这个家中的一切。

面对奶奶的暴戾,我则不以为然,讥唇相讽,奶奶,我的决定就是对抗你的独权、无理、野蛮,爷爷怕你,在你面前俯首称臣,我可不怕你,我是这个家中的公主,公主专门是对付你这个老佛爷的,你想对我像对待爷爷那样,没门儿,我就是我,我不是爷爷。

我很任性,一反常态,一向乖巧、听话的我让奶奶措手不及,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一直都是左邻右舍夸赞、标榜的对象,是同龄孩子的标杆,奶奶的脸上一直挂着幸福、欣慰的笑容,走到哪里胸脯都挺得老高,我不仅听话、乖巧,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班主任每学期的评语都是“品优兼优的好孩子”。班主任老师的评语就是一颗定心丸,让她曾经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地在城里找一份工作,我在省城上的是一流的985大学,专业是热门的计算机专业,奶奶早已在太极队里的队员中托了关系,让我在一家薪水不菲的白领公司上班,去了之后就是办公室主任,月薪过万,是大学毕业生羡慕向往的工作,可我不屑一顾。

我的小祖宗呀,你咋这么不懂事?咋跟奶奶说话的?奶奶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呀,你听奶奶的,奶奶会害你吗?

爷爷捂着火辣辣的脸移步到阳台上,不再言语,也不再有任何表情,这是他的一贯作派,此时,他能话语吗?无非是火上烧油,沉默是压火最好的法子。

不,就是不听你的,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我就是想出去,反正你管不着,我已经长大了,这个家不再把你的话当圣旨,我有我的理想和追求。我态度强硬,坚决予以反击,一定要帮爷爷报一巴掌之仇。奶奶主宰着这个家,她在爷爷面前蛮横,从无道理可讲,爷爷只有服从,家里才“没有硝烟的战火”。从前,我很畏惧她,而如今可以说我大学毕业,即将走上工作岗位,就要另开炉灶、独立生活了,可以说是翅膀硬了,所以说得起硬话了。

奶奶突然泪眼婆娑起来,啜泣着,我的小祖宗呀,你就听奶奶的话吧,你爹妈去得早,都不在了,你是我和你爷爷的心头肉,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和你爷爷咋活呀?她的哭声如怨如诉,似一曲愁断百肠的哀曲。她从没有这样哭诉,就像今天她开天辟地扇了老头子的耳刮子。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奶奶这或怨如诉的哭声,怨诉的曲子如一根根钢针直刺我的心脏,刺得我浑身难受,心都碎了。我不顾一切地奔出门去,歇斯底里地嘶叫着,我是新时代的青年,我要有新的思想……

身后传来奶奶声嘶力竭的哭声,根苗呀,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丢下我们呀……

山挂云,云飘山,鄂西北边陲有个坎子山,坎子山上遍石头,风吹石头动,心惊胆颤腿发软,鬼哭狼又嚎……

小义子从小跟着山里人唱着这不着调的歌谣长大的。歌没有名字,也没有曲调,是山民自编自唱的那种歌,到谁的嘴巴里都会变成另一种曲调,仅限于在山里传唱,不为外人道也,山外人只知道坎子山是个鸟不拉屎、鬼不下蛋、山上尽是石头的穷地方,山里的女子尽想着嫁到山外,山外的女子遇到山里的媒婆提亲,脑袋摇得如同小孩子手中的拨浪鼓,这种穷地方只有巴掌大个天空,山里土地贫瘠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山里不通路,只一条石凿的小径如一条长虫盘旋在悬崖峭壁之上,祖祖辈辈靠着肩扛背驮过日子。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会唱这首不成调的歌,是阿爹教他,当然他不知啥意思。阿爹唱得激情高亢,唱出了山里人的那种豪情万丈、那种自豪,似乎以山里人为荣,以坎子山为傲,他们厚实的肩背挑起的是民族的脊梁。他唱得低沉、哀伤。怎么表达?他不清楚,歌声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诗:我的眼里为何常饱满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对,就是这种情愫,对这满山都是的故乡,他恨中有爱、爱中有恨,爱恨交加,恨不得山里的父老乡亲都过上幸福美满的好日子。

古语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知识改变命运,山里人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唯有读书,才能跳出“农门”,这是山里人千百年来总结的一条不变的真理,也是山里人矢志追求的目标,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以光耀门楣。小义子上面有六个姐姐,他是阿爹、阿娘日夜祈祷观世音娘娘祈的根儿,以延续老王家的香火。他便被阿爹、阿娘及姐姐们视为掌上明珠,全家集中全家之力,力往一块使,就是要让小义子这根独苗学到知识,跳出“农门”。六个姐姐都未上学,放牛羊的放牛羊,喂猪的喂猪,种地的种地,目的就是要把小义子供上大学。

小义子大名叫王守义,全家人希冀他守住老王家的孝义,饮水思源,雏燕不忘返哺之恩,他们不需他报答,只需一份孝义即可。谁料人算不如天算,一场运动轰轰烈地开展起来,全国所有知识青年都响应祖国的号召——上山下乡,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建设美丽的乡村,正值高三的他也被迫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之中。很庆幸,他不像其他城里的人来到山里,他是正宗的“本地造”,就投入到坎子山的建设之中。他很卖力,修路、挖地、割麦,他总是赶在前头,争夺知识青年排头兵。

知青中有一个清纯、秀丽的城里姑娘,留着两根小辨子,如坎子山沟底的百合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一进坎子山,站在沟底,仰望山顶,头上的一顶太阳帽掉了下来。她惊叫着,这山真是太美了、太高了,高得让我的帽子都掉了下来。后来,她的这句惊叫让山外人形容成山高峻峭的名言。她也因此而出了名,加上貌美,很快成了知青们心中的“知青花”,成为众多男知青们追慕的对象。

千里有缘一线牵,无缘对面擦肩过。王守义本是山里唯一去山外上过高中的知识青年,有着年轻人的阳刚之气与活力,加上在山里长大,大山给了他的那股韧劲儿,以及山里人的那股憨劲,竟然被这个众星捧月的吴凤莲给看得上,是鬼使神差?或是鬼迷心窍?在众人眼里,王守义有个啥?要钱没钱,就三间石板屋;要背景没背景,上头只有脊背弯成山梁的爹娘;说白了,他就是实实在在的山里的楞头青,凭啥资格能夺得“知青花”的青睐?特别是那些城里来的细皮嫩肉的男知青们,要背景有背景要相貌有相貌要物质有物质,都说爱情是建立在经济物质基础上的,缺乏经济物质基础的爱情,在面临现实生活时会显得弱小无力,精神的爱情是啥?是西北风呗,风一吹,就会烟消云散。她为啥就没有看上这些有背景有物质有相貌的城里男知青呢?难道真的是脑子坏了、进水了?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爱情这玩意儿,如朦胧的月亮,散发着温柔、模糊且诱人的光。她就迷迷糊糊地爱上王守义这个山里小伙子,爱他那挺直的脊梁,爱他那黝黑、刚毅且轮廓分明的脸庞,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填满了她的整个心间。哦,对了,是那一天那一次那一刻……

婴儿癫痫病的症状
药物引起的癫痫能被治好吗
癫痫发作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