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哪吒闹海全集 >> 正文

『流年』伦敦桥下ABC(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第一次听说伦敦桥,平平七岁,上小学一年级,那时学钢琴,小汤教材,第二册书刚买回来不久,她就开始惦记那首叫《伦敦桥》的曲子。只因在爬了一行又一行的黑白蝌蚪里,第一次她发现有了歌词。虽是英文,却可以去问妈妈。妈妈举了书,一句、一句、磕磕绊绊地翻给她听:伦敦桥要倒了,伦敦桥要倒了,我美丽的姑娘,用铁栏杆把它建起来,铁栏杆会弯曲、会折断,我美丽的姑娘……

是什么意思呢?妈妈不知道,只对她说不要急,等学到那儿自然可以去问老师。然而,真的可以问老师了,妈妈却问得很技巧。应该用什么情绪来弹这首《伦敦桥》呢,李老师?妈妈轻声问,既客气,又随意。

李老师是个满头华发、气质高贵的老奶奶,对学生,她是不笑不讲话的。李老师照例咧开嘴浅笑了,还伸出手来轻抚平平的头,当然是欢快的情绪呀,她说,这可是一首流传很广的、很著名的童谣啊。

可是,怎么会?妈妈说过的,伦敦桥是位于英国首都伦敦泰晤士河上的一条最古老的桥。那么,一个小孩子,要兴高采烈地去诅咒这座桥倒塌么?而桥要塌,和美丽的姑娘又有什么关系?她瞪着大眼睛去看妈妈,发现妈妈的眼睛也在亮亮的眼镜片儿后面瞪着她。然而,妈妈是大人,大人们是无需什么都懂得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教育小孩子的。妈妈没一会儿也伸出了手,是来轻拍她的肩膀,并且,还用目光示意平平不能走神儿。

是的,不能走神儿,要心无旁骛。不需要真的懂得,只需要遵循乐谱本身该有的情绪和节奏,面部,要呈现规定的表情,手,要弓成规定的形状,立起手指,指关节抬起、掌关节落下、掌关节抬起、指关节落下,一节、一段、一章,一板一眼、有模有样,平平得把她的琴叮叮当当地一路弹下去,那高高扬起的旋律是给别人听的,而背着妈妈偷偷留起的长指甲在琴键上击打出来的可爱的咔咔声,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当然,弹着、弹着,自己的声音就会和乐曲的声音混在一起了,会分不清了,但那也依然要不歇气地往下弹、往下弹……这场景其实就是平平整个年少时光的浓缩版:总是被老师领着、被家长催着、被远远近近认识不认识的小孩子比照着。表现好,有时会有那么几声赞许;表现不好,可是一定躲不过训斥的;时不时呢,还得被冤枉上那么几回……可是,不管怎样,平平都得要接受、得自己消化,因为时光可是不等人的,因为平平可是不能老大徒伤悲的,她得早点儿长出大人们所希望的模样来!前方总会不断有新的难点,但也总会有更好的榜样,像接受自己按部就班的日子一样,平平接受着不断攀升的德行规范,似懂非懂、跟头把势地跟着、跟着,努力地、一步一个脚印儿地向前、向前,转眼就是十年。

十七岁的平平现在就站在伦敦桥上。如今的她,早已忘记自己当年的疑问了。因为在这一年的春天里,她成了小留学生,孤伶伶地被父母送到海阻山隔的伦敦来,一切都改变了,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想当初,在首都机场,在父母的挥泪相送中断然扭头,一边抹着眼泪拖着个比自己的体重还要重的大行李箱低头前行,一边在心里探头探脑眺望自己未来之路时的平平,她心中其实还是隐隐升腾着兴奋的。是因为她明白自己将从此刻开始变成坊间传说中的国际自由人。是的,自由,自己这个习惯了循着教材走路的人,就要抛下谱子自由登场了么?然而自由是什么呢?平平来英没多久就悲哀地发现,原来自由最惯常的面目竟然不是自己意念中那些惬意、开阔,或不逾矩之类,相反倒显得更艰辛、琐碎、牵牵绊绊,那是因为来自四面八方的疑问正不断蜂拥而至,这些疑问更重要,和平平日子的关系也更直接、更密切,它们就如同平平正值青春期的身材一样,气儿吹的一般,见风儿就长,旺盛、蓬勃、纠结缠绕,让她理不清,也辩不明。

这是2005年3月19日,周六,下午,平平在临离开宿舍前发现这一天竟是自己来伦敦整整满半年的日子,这命定的有意义的巧合,让她一路都心情欢畅。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早,她就在伦敦桥上站了一会儿,天很好,她把自己高高扎起的马尾辫儿散开,让黑亮浓密的长发在风中舒展成一面猎猎招展的旗帜。把着桥沿儿,她一会儿仰头看一碧万顷的天空,一会儿又踮脚去张望阳光下碎金点点的河水,明亮的大眼睛始终兴奋地瞪着,翘起的嘴唇更是没机会垂下来一刻,那是因为有乐开了花儿的好心情在做着有力支撑,因为她开心自己能在这样一个有纪念价值的日子里,破题起步,再奏新篇。

2、

University(大学)这个单词的词根就是Universal(宇宙的,万物的)。作为学生,你们都懂得开放和自由是大学的精神,懂得在学校里要调整心态,让自己多感受、理解和接纳不同,可为什么一离开校园,就会全忘了呢?

说这话的先生叫JosephHo。十来分钟后,平平走下伦敦桥,在桥边一家快餐店里见到他。他是这家店的老板。讲这番话,他用的是英文,是作为老板在对员工进行训话。

所谓员工,其实不过就是三个女孩子。除平平之外,另有琳达和瑞秋,她们看起来比平平都大不了多少,平平是提前打电话和老板Ho先生约定见面时间的,电话里实在听不清对方的姓名,老板就很认真地告诉了平平这两个单词具体的拼法。所以那天,找到店里去的平平怕自己发音不准,是一边解释自己已提前预约,一边向询问者递上那张写有JosephHo单词的纸条儿的。

站在收银台后面的琳达接过了那纸条。抬起头,她用英文问平平的名字。彼时刚过下午三点,店里沉闷、冷清,一个客人都没有,两个女孩子都恹恹的,无精打采,平平刚刚对琳达轻声讲出你可以叫我平,闲站在一旁的瑞秋就含笑走过来插了话,竟然是开口就讲中文普通话:中国人吧?刚来的?在学校里老师同学也这么叫你?

平平晓得这中国女孩儿是在笑自己没英文名字,这让她的好心情一落千丈,却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驳人家,只能努力挺直脖子,继续保持着脸上刚绽放出来的如窗外阳春三月一般明媚的笑容,目不斜视,装作没听见她的问话似的,继续听琳达用英文介绍了她自己,又介绍了一旁的瑞秋。

末了,琳达告诉平平,Ho先生已做交待过平今天将来,而先生本人应该也很快就到了。

Ho先生那天其实就在店里,只是没露面。他的店面展现在初来乍到的平平眼前的,无非是长长的一条摆放餐点的玻璃柜台,柜台内无所事事的两个女孩子,柜台外几排空无一人的餐桌、餐椅而已。但其实,这儿还是另有机关的,平平初到的这一天,Ho先生便是在其中的机关之一:收银台后面那个堆满杂物的小套间里,在盘点、清理,三个女孩子初次照面时的对话中一定是有让他不满意的内容吧?他放下手中的活计,抑扬顿挫地高声讲着上述英文,边说边掀开过道处的布门帘,快步走了出来。

平平抻脖瞪眼,一边努力辨析这段突然响起的声音来自何处,一边还要开动脑筋,尽力去理解他那语速极快的英文,可就在此时,她的眼前闪现出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东方男子。

男子皮肤黑黄、个子偏矮,不胖、谢顶、双目炯炯,他看都没看平平一眼,就一路步履轻快地绕过柜台,径自去了用餐区。远远地,他把一只手臂直直前伸,拖出一把餐椅,扶着椅背,挺直脊背,立在那里,而另一只手臂则朝后高高举起,那是在招呼柜台后的琳达,招呼她给自己和平平各倒杯咖啡过来。

他是中国人么?

平平赶紧走过去,到他对面坐下来,听他兴致大发,继续高谈阔论。而其实,她不过是知道他是在继续刚才的话题而已,具体的意思她根本就没听明白,她英文水平不高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的兴趣很难集中到男子的言辞中去。

来这儿找工作,平平是接受了宿舍里一位学姐的建议。先是学姐途径这儿时,替平平抄了招工信息。平平鼓足勇气打电话过来,和JosephHo先生约定了见工时间。因学姐说这里卖的是中餐,她们两个都想当然地以为老板该是中国人。可现在看来,除了瑞秋,另外两个人,似乎都不大像,长得倒很难下定论,主要是他们的态度和做派都不大像。

以后不必叫我Ho先生,和大家一样,叫我约瑟夫吧。

约瑟夫这个单词平平当然是认识的,那么Ho先生呢?他是华人么?东南亚?平平安静地坐在那儿,满脑子草长莺飞、不断走神儿,直至Ho先生冗长的借题发挥终于在对自己名字的如何称呼上落到了实处。现在,Ho先生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低头开始翻阅平平刚才递上去的那些护照、工作申请表等资料了。

噼里啪啦的,他把那些资料翻得比他滔滔不绝的讲话语速还快,平平真担心他根本就没看清。可当他再抬起头,窗外明媚的阳光已穿透了棉絮般的云层,平平的好心情也终于再次回归渐渐开始抬头了,那是因为Ho先生接下来呼呼呼一条一条说出的信息都在表明:她已通过面试,被录用了!

这些信息包括:

一、开工的时间:明天是周日,明天就开始。以后都是每周六、周日各一天,每天九个半小时,上午11点到晚上8点半。

二、薪酬:每小时4.5磅。当天下班前就以现金形式支付。

三、工间休息:一次。半个小时。时间在下午4点左右,可直接向领班申请。休息时可任选一道套餐作为免费工作餐。

四、工装:白衬衣、黑色的小围裙。和琳达她们一样。老板说着就扭头让琳达去找出两套来给平……

这些信息竟然是在平平那些事先妥善掂量好的询问句子未及出口之前来临,让平平虽兴奋,却并不踏实,我从没干过餐馆的,约瑟夫,你们会提供培训么?她在Ho先生起身要离开时到底赶上去,怯声声地问出了这么一句。

嗯?Ho先生的眉头皱起来了,似乎很惊讶,却依然反应迅速,扭头自顾前行,只是边走边吩咐了琳达拿份……给她,并头也不回地向她大声解释:不必担心,平,工作非常简单,不过要是愿意,你提前学习一下也无妨。

平平没听懂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还未及她开口来问,一张塑封着的印满英文的白纸就被递到了她的手上。这卡片已不知被多少人奉若宝典地学习过了吧?看上去脏到不脏,但表面磨损的滑痕密密麻麻。

你就是这个C,主要看看这儿。琳达递给她时,还捎带着做了重点导读。

这宝典共分两部分,上部分以A、B、C为标志,标出了三类不同工作内容。下部分则列了些工作中常用的单词,附有英文的详细注解。

被着重指出的C,名称是助手。内容有三项:1、开店前推餐车去厨房取餐,然后视具体情况随时添加。2、开、闭店前清扫大厅。3、辅助B卖餐。

而B和A的名称分别叫销售和领班。工作呢,则都只是有两项,分别是,销售:接受客人指令卖餐、开、闭店前清扫柜台,以及领班:收款、开、闭店前准备现金及当日薪水发放及收入统计结算。

平平在地铁上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学习,回到家,又拿着它敲开了楼上学姐的房门。学姐正看书呢,见了她,扔下自己的书,捧过平平的宝典,边看边和她展开了讨论。

这老板倒精明,学姐看过即热烈发表了评论,这么一写,工作内容一目了然。省了新、老员工间的传帮带,估计员工彼此间的关系应该也能单纯些。打工么,就是为了赚钱,就该省心。按点去,到点走,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大家不喜欢去中餐管打工,烦的不就是处理人际关系么!心太累!

可我觉得,他们中有两个好像都不是中国人,至少不是我们中国大陆的。平平细细描述当日餐馆里的情形给学姐听。

那倒也未必,学姐没等她说完就下了定论,你以为只有打工的人怕心累,老板就不怕了么?大家都是在有意疏远也就是了。

是了,疏远,这是平平来伦敦后有了全新认识的词儿。帮她扫盲的就是这学姐,学姐曾无数次地用尊重、包容来阐释这词儿给平平听。甚至有一次,她还声情并茂地在宿舍里模仿了半天国际大片中那些西方女子的举止、言辞、做派……学姐以此来具体剖析那些大片中的魅力女子身上的高贵、典雅气质出自何处:对别人过度的热情,那太廉价的,会被人笑话的,因为那太容易转化成干涉或侵占,那是对人的不尊重!学姐说这是自己在来英没多久时就有了的心得,还暗自下定了决心:她要努力在以后的待人接物中追求那份含蓄到近乎冷淡的疏远,既便别人暂时不能领会,她也不改初衷!即便她现在不能达到,也会一直心向往之!

现在,学姐的热情又被这词儿点燃了,她又以此开始联系实际借题发挥:刚才我妈又来电话了,又问我暑假是否回国的事儿了。咳!学姐没头苍蝇一样地在她的斗室里走来走去,来回碰壁,不停抱怨:平平,你说说,你说我来伦敦这都第八年的头儿了,我还能不懂得留下来不容易,耗在这儿恐怕是会前途渺茫么?可我就是不舍得离开,说到底舍不得的还不就是这儿的这种人与人之间彼此轻松、疏远的状态么?回家?嘁,学姐老外一样,失神地瞪着眼睛,高耸肩膀,摊开细细长长麻杆儿一样的手脚,闹腾死了,想想国内那些川流不息的无聊饭局吧。想想你深陷其中,和喜欢不喜欢的人团团围坐维持安静祥和的大好局面吧。那种虚伪的大团圆背后,有多少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规矩啊,一杯酒推来推去的,每推一次都能推出一大堆隔心老远的虚话、套话,大家频频相聚,人前人后,各怀心机地互相敷衍、不动声色地交锋过招、笑面虎一样的软刀子伤人、哑巴一样地吃着黄连……这都是图得什么呢?啊,我现在是连想一想都会觉出累来的,人活着当然也需要朋友,可真正的朋友何需如此?啊,比如我和你……

郑州治疗羊羔疯医院在哪
治疗儿童癫痫病方法都有哪些
长春市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