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强胜电动车 >> 正文

【流年】尘埃之花(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舞厅的音乐声还是那般激情洋溢,球灯的光旋转着令人眼花缭乱,射灯的光束使脑袋有些眩晕但又产生出美妙的幻觉。小欧每次听到这个音乐声,看着暧昧的灯光就亢奋,身体里雄性激素被刺激到想喷发。有时小欧真想泡在舞厅里搂着红红、妙妙、艳艳、柔柔开心一舞。红红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艳丽而热情,每次见了小欧总是大叫一声:“小欧哥哥好些天没见你了,真想念你!”便扑上前来给小欧热情一吻,让小欧有些尴尬,但是看着红红黝黑的眼睛里一片清亮,不似看她的客人那般勾人魂魄,他又觉得心安了。而妙妙真的妙,那如娇莺啼鸣的声音,足可让客人们浑身酥软,想象连连。艳艳是钢管舞女郎。曼妙的身材,优美的舞姿热辣、性感,让多少看客直流口水。柔柔就不用说了,如水的柔情足以让很多客人融化在她怀里。

她们是小欧的客户,也是小欧的朋友。只要小欧接到她们的电话,就会送货上门。小欧是专为她们送“大米套”的大哥。

小欧以前是一个中学的语文老师,由于家庭的拖累,他不得不另找门路挣钱。可是一个小老师没有太大的本钱,也没有多少经验,钱只有那么点,若亏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可是不做,面对家庭的现状,今后怎么办呢?小欧一筹莫展。那天他正好到医院拿药,突然听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对同伴说,“我去检查了是‘淋病’。都怪我太不小心了,应该多买一些套的。我想就一次不用套,不会那么倒霉吧!可是现在……”姑娘说完泪如雨下,她的同伴不断安慰她。小欧突然灵机一动我不如做套生意吧。我居住的这个城市,就是一个不夜城,那么多的莺歌燕舞,那么多的旖旎风光,怎么能缺少这个呢?这是多大的一个市场啊!况且这生意都在夜间,白天可以照顾小薇,晚上小薇睡下才开始工作,这样挣钱生活两不误。小欧脸上不由得露出喜色。

于是他开始穿梭于舞厅、歌厅、按摩房、足浴中心、发廊。在这里小欧感受到群芳喧哗,也看尽香艳无边的绝美画卷,更是听到莺燕娇啼,让小欧有些心旷神怡,难以自恃。但一想到小薇,想到自己的家小欧的心就宁静下来。可是小欧在这繁华艳丽的后面也看见了苍凉和辛酸。

小欧是一个凭良心做生意的人,他一直觉得品德和商品的质量一样重要,所以小欧的商品和他人品一样是经得起检验的。他经常卖货给熟客的同时也无偿送货给生客,让生客们先体验,若觉得好再买。他尊重所有的客人,守住她们的秘密,并且在于她们做生意时从不猎奇、揩油。是在卖这类货品中最尊重客户人格的。他从不因为客户们从事的特殊行业而肆意侮辱她们。不像其他送货的商人,老喜欢在她们身上占便宜,要么胸前抓一把,要么屁股摸一下,那双手总是不规矩。他很看不起这些人的行为。所以小欧也迎得她们众姐妹的尊重。因此才有了红红、妙妙、艳艳、柔柔这些好朋友。她们在姐妹中为小欧做义务宣传,因此小欧的生意特别好。小欧感激她们的帮助,于是小欧在卖套的同时,也给她们进一些质量好的抗生素药品,和杀菌的洗液。总是比市场上便宜很多,小欧希望她们身体能相对健康一些,能挣得足够的钱实现她们的愿望。

小欧永远忘不了,那次他给红红送套去时的情形。接到红红的电话已经是午夜,但是他还是立即驱车到达她的住处。可是红红的门还关着,他知道此刻是不能敲门的。他就坐在红红门外的小凳上耐心地等待。他听到屋内传来红红凄厉的呻吟声,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不一会儿三个男人从红红的房内出来了。此刻,小欧的心底很疼,眼底有些潮湿。因为他知道红红今年才18岁。正在盛开的花就这样被摧残。他也隐隐约约从红红的小姐妹处知道一些红红的情况。红红是为了哥哥和弟弟的学业出来做事情的。一个穷山沟里的女孩子没有文化,没有本钱,要想挣来很多的钱支付一大家的开支,还要供哥哥弟弟的学费,她几乎没有这个能力。她曾经干过洗碗妹,也做过洗头妹,可这些工作所赚到的钱根本无法支起家里的那片天空。还是一个洗头的客人,带她出去开了苞,扔给她两千元,告诉她洗头能赚几个钱,你这么漂亮要想挣钱很容易,最好的本钱是身体,最便捷的生意就是那张床,从此红红便入了这一行。他正在屋外沉吟着,只听见红红叫到:“小欧哥,你进来吧!”小欧进去,红红躺在床上,乌黑的头发散落在洁白的枕套上,那张俊美的脸上腮红全然不见,嘴唇发乌,眼神空洞,满脸的凄凉和枕套一样的惨白。

“你没事吧?红红。”

“我没事,小欧哥。因为快九月了,哥哥和弟弟都要交学费,妈妈又病了住在医院,我不做能行吗?所以我……”

“可是你也别这样拼命啊!身体要紧呢!”

“谢谢小欧哥,你不会因此看不起我吧……”

“怎么会呢?”

小欧给红红倒了一杯水,泡上了几粒红枣放上了些许的红糖。红红端着水杯失声痛哭。

小欧心里酸酸的,他不忍心责备红红,也无法给红红指出一条更好的路。此刻他感到欲哭无泪,心生苍凉。他拍拍红红的肩膀,留下套子,还给红红留下了一些洗液药物走了,那晚他没收钱。

自此后,红红对小欧便有了不同的情感。以前觉得小欧只是一个不错的商人,不错的大哥,可是自那天后,在红红的心里小欧的分量变得很重很重。只要小欧来送货,她总是留小欧吃饭,总是给他讲她们姐妹的故事。那时候小欧觉得自己像“柳永”,混迹烟花柳巷。上辈子在这些小姐身上花太多钱,所以要在她们身上赚回来,也许上辈子就是她们给予我尘世的爱太多,所以我前世临终走的时候发誓今生去爱护她们。小欧从她们那里得到了信任、友谊和快乐,而红红的姐妹们从小欧这里获得了尊重。

有一天红红告诉小欧,她已经存上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钱。之前她一直有一个愿望,想挣到足够多的钱,找一个爱她的男子,觅一块清静的地方,她会把这笔钱都给那个男子,让他出去打拼,自己在家里带孩子,做好一切家务,让她的丈夫回家总能感到甜蜜和温暖,她渴望过那一种全新的生活。红红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是那般的清澈,闪着亮光。随后红红看着小欧说到:“小欧哥哥,我想问你一句话,不过你可以拒绝我。”红红说完低下头。小欧预感到红红会说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这个话茬,他选择了沉默。红红沉默了一阵终于鼓起勇气看着小欧说到:“小欧哥你愿意做那个爱护红红的男人吗?”

小欧看着红红摇了摇头。红红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一边抽噎一边哭诉道:“我知道,我配不上小欧哥,我只不过是一个被人践踏的人女而已,我……”

小欧一脸的忧郁看着红红用很慢的语速说道:“红红,你知道哥不是那种人,哥怎么会看不起你呢?而是哥哥肩上有很重的负担和压力,哥哥以前是公职人员,为了家庭,为了你嫂子。我不得已做上了这个生意。”小欧说完眼眶有些红了。

红红睁大眼睛看着小欧很不解,脸上还挂着泪水。因为她从未听小欧提起过自己的家庭,只看见他每天都很忙碌,脸上时刻挂着微笑关心姐妹们,开解姐妹们。还和姐妹们唱歌跳舞,甚至特意为姐妹们写了一首歌。这首歌一直在姐妹中间传唱。一直以来,都认为他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可是看着小欧此刻的表情,红红感觉到小欧身后一定有让人动容的故事。

“红红你的嫂子叫小薇。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我们是同学,她为了我,放弃很好的工作,优越的家庭和爱她的亲人,背井离乡和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可是很不幸患上了尿毒症,我一个小老师那点工资怎能支付高额的医疗费。所以不得已离职做起了这个生意。我知道你对我的真挚,可是我不能背弃爱我与我爱的妻子,无论将来怎样,我一定想办法挣够钱给她换肾,我不能让她一直生活在痛苦中。”

红红的脸肃穆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真正的有担当的男人。他对我们的关切、爱护,还有尊重是真挚的,他从不带有色的眼镜看我们。他为了我们的身体经常责骂我们要注意卫生,还给我们讲很多卫生知识,让我们逃过了病魔的责难。这样的男人,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小欧哥,对不起!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好兄妹。”

小欧和红红都笑了,那笑来自心底。

一个月后,红红给小欧留下一张卡和一张字条走了。

“小欧哥,这卡里有二十万块钱,密码是你的生日。这些钱是我妙妙、艳艳、柔柔凑的,本想送给你,可是知道小欧哥不会接受,就当我们借给你的,你先为嫂子换肾吧,等你挣够了钱再还我们,请你不要拒绝,因为你现在还给我们也找不到我们了。我们走了,以十年为限,十年后我们回来要账,你可别耍赖哦!”

小欧拿着卡,泪水汹涌而出。他知道这不是卡是几颗赤忱的心。

他轻声唱起了他为她们写的一首歌:“红红发廊的红红姑娘,你现在过的怎么样,你是否已经发了大财,风风光光回了故乡……”

原发性癫痫病可以治疗
后天癫痫治愈的可能大吗
济南癫痫病专业医院怎么样呢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