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社区发展规划 >> 正文

【江南小说】心碎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看着面前这个全身是血的女人,霎时间惊呆了。满眼不信的盯着她慢慢躺倒在墙角,眼神逐渐涣散,渐渐没有了生气。

这个女人……死了?

我深深舒了一口气,心里突突乱跳,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大脑里一片空白,仿佛在这一瞬间,我的灵魂得到了永久的放逐,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回响——

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婆婆。

【一】

夜幕降临,笼罩着这个喧嚣的城市,远处的广告霓虹灯就像一个个花枝招展的舞女,在夜色里尽情展示着自己曼妙的身姿。隔壁的张大哥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22::00,这时候,饭店里基本不会有什么人来吃饭了,我拖着累了一天的疲惫的身躯,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也关上门,准备回家。

“芳芳,回家啦?路上注意安全啊。”我推着自行车,路过张大哥店门口的时候,张大哥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我笑着应着,看着张嫂和张大哥坐在一块,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羡慕的感觉。

回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害怕这两个字眼。那个地方,时时刻刻都笼罩着阴霾,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一道道闪电劈成焦枯,从此再也不能翻身。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晚风调皮的爬上我的发梢,卷起长发凌乱起舞,一如我此刻的心境。

我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传来女儿的哭声,家里的电视还在放着不知道什么节目。婆婆坐在电视机前,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一张脸阴沉得可怕。女儿就躺在离她不远的摇篮里。

我刚一回到家,看见女儿哭得厉害,忙过去抱起女儿,问:“妈,丫丫怎么一直哭啊?是不是病了?”婆婆头也不回,说道:“我怎么知道?女儿不是你的吗?你当妈的不知道,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对于婆婆的这种态度,我早已经逆来顺受,渐渐习惯了,只好说道:“我一天到晚都在外面饭店里,丫丫不是让你照顾的吗?”我一转头,看见沙发上奶粉瓶里还空着,问道:“你今天有没有喂丫丫吃过?”婆婆哼了一声,懒懒的道:“我哪有时间啊?我刚准备烧水,老王就打电话来了,说三缺一,我能不去吗?”

“你……”我的脾气忍耐限度是有限的,一边冲着奶粉,一边说道:“是你的宝贝孙女重要,还是打麻将重要?”婆婆转过身来,忽然变了笑脸,说道:“我不是不愿意照顾丫丫,你要我帮你照顾女儿也行啊,奶粉,尿不湿都要钱,你不给我钱我怎么帮你照顾?”

“奶粉我都已经买过了,你就帮着照看一下,丫丫饿了的时候喂喂奶,这要花什么钱?”我也渐渐不耐烦了。

“当然要钱了。你可知道,我要不是帮你带孩子,一天赢个几百块几千块,肯定没问题的。我也不多要,你一天给我一百块钱,这对你公平吧!”

“你要钱怎么不找你儿子要去?我就那么一个小饭店,哪里有那么多钱?你有本事,让你儿子赶紧去找个工作啊。成天在外面鬼混算什么本事?”我就烦她这样,每次说不上十句都要闹起来。

婆婆“啪”的一声,把遥控器扔在桌上,骂道:“好啊,你还教训起我来了……”我再也不理她,把女儿喂饱之后,慢慢哄睡,就回房间了。

洗了个澡,冲去一天的疲惫,老公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浑身透着酒气,看样子今天又喝了不少酒,我把他慢慢扶到一边,这时已经是夜里00:00以后了。

我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我实在不知道上辈子我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爱上这个男人,要随他受尽这一生蹉跎。

【二】

我叫蒋晴芳。

我和陈勇是在念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长得也还算有几分容颜,在同学们眼里,也算个不大不小的美女,也有不少人追过我,但我也不知怎么的,就和陈勇好上了,也许是看上了他的老实,而且和我一样,都是来自农村的穷人吧!

陈勇对我很照顾,虽然不太懂得怎样呵护女孩子的心,但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好。我想,如果毕业之后没有什么大的变故,我这一辈子,应该就认定这个男人了。

职二那年,父亲心脏病犯了,急需用钱,我当时都快急疯了,一连好几天都心不在焉,又不敢告诉陈勇,怕他跟着我一起担心。陈勇看在眼里,也没有问什么,突然有一天,他拿出一叠皱巴巴的人民币递到我的手里,憨憨的说:“给,你先拿去给你爸爸治病吧!”我拿着钱,趴在陈勇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的心里当时暖暖的,感动极了。

毕业后,陈勇找了一份工厂操作工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也勉强能管到生活。我原来想回到家乡,但为了陈勇,留在了城里,因为文凭太低,辗转于各大服务行业,先后做过酒店传菜生,服务员,甚至还在足浴城当过一段时间按摩小姐。

那段时间,日子是最苦的,但过得最幸福。陈勇总是对我说,亲爱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不知道他所谓的好日子指的是什么,我也不奢望能有多好的生活,只要有他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

在城里打拼了两年多,我们终于有了一些积蓄,交了一栋两室一厅的首付,就各自回家和父母商量结婚的事。

我家这边倒是没有多大问题,妈妈听说陈勇家很远,家境也不富裕,虽然有点舍不得,怕我受了委屈,嫁过去受苦,但我一再坚持,说陈勇是如何如何的爱我,爸妈倒也没有过多为难,只是让我们好好过日子。

问题出在陈勇那边。

陈勇的爸爸很多年以前就已经不在了。他由妈妈一手养大,他妈妈听说我做的是按摩小姐的工作,死活不答应这门婚事。最后陈勇差点和他妈妈闹僵了,婆婆终于拗不过陈勇的决心,只好答应了。

我和陈勇的婚礼就在城里举办的,婚礼很简单,没有请别的亲戚,只请了双方的父母。婚后我和陈勇留在城里继续工作,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几个月,陈勇的公司因为公司财政原因,不得不裁掉部分员工,陈永因为平时太过老实,工作成绩又不是特别突出,不出意外的下岗了。整个家庭的生活重担就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那时候我正怀着身孕,陈勇的工作一时又没有着落,我的日子过得特别辛苦,可是我从来都不后悔,因为我爱着这个男人,为了他,苦点,累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由于预产期临近,按摩小姐的工作是做不了了,我只好请假在家,陈勇忙前忙后的照顾着我。女儿快出生的时候,陈勇把婆婆接了过来,说是也好有个照应。但婆婆本来就不赞成我们的这桩婚事,加上她又特别喜欢打麻将,几乎成瘾了,来到这里之后,天天早出晚归,和区里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们搓麻将,所以对我也是不闻不问,反而要我们来照顾她老人家的日常起居。

但她毕竟是陈勇的妈妈,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又能说什么呢?那段时间,我不得不挺着个大肚子,天天自己下厨做饭洗衣服。女儿出生后,婆婆倒是挺高兴,叫我一定要坐好月子,不然可没奶水喂孩子,可是说得好听,一转背就又不见了她的人影。

那段时间丈夫在外面找工作也极其不顺,心情很不好,回到家不是一言不发,就是大发脾气,我也知道他心情不好,为了这个家顶了太多的压力,所以也并没有说他什么。那时候日子过得相当贫苦,本该在月子里的我一面要照顾刚出生的女儿,一面又要操持着这个家,因为没什么钱,营养跟不上,没有奶水喂孩子,只好到超市里买廉价的奶粉,奶粉钱还是我娘家人偷着给的。

女儿满月后,家里实在穷得不行了,丈夫也渐渐失去了找工作的热情,在工地干了几天苦力,因为吃不了苦,没干几天就跑回来了。婆婆仍然天天数着她的三五八万,对家里的事从来不关心,还经常找我和陈勇要钱用,要是不给的话就大吵大闹,惹得邻里街坊尽人皆知的。

我辞去了按摩女的工作,从老家借了一笔钱,自己开了一家饭店,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让婆婆在家帮照顾丫丫,所幸饭店生意还行,日子渐渐有了点起色,虽然算不上很好,但总也能管饱一家四口了。

【三】

我听到女儿失踪了的消息的时候,人还在饭店里。

隔壁的张大哥跟我说,芳芳,不好了,出事了,听人说你妈摔倒了,女儿也不见了……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天旋地转起来,后面的我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在这个家里,我可以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但丫丫是我的命根子,要是没有了丫丫,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这几天饭店里比较忙,晚上要到很晚才能回家,所以我给我妈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照顾好丫丫,我知道光用说不能打动她,所以把身上仅存的400块钱全部都给了她,叫她没事带丫丫到公园里的散散心,不要一天到晚惦记着打麻将。婆婆当时见了钱,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没口子答应,拍着胸脯向我保证,一定不会赌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饭店上班了,婆婆带着丫丫去公园里散步,后来到了一个小卖部门口,觉得口渴,进去买水喝,正好看见有一桌人在打麻将,以前经常和自己玩的牌友老王也在里面,婆婆当时就来了兴致,在一旁看了起来。

不过一会,有一个人连输好几把,最后终于坐不住,临阵逃脱了。三缺一,老王就怂恿婆婆上来玩几盘,也有人劝的,你带着孩子,就不要玩了。婆婆看了那么长时间,早已是心痒难耐,也不顾别人的好心劝阻,便把孩子放在一边,玩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婆婆的手气特别的顺,连和了数把,一直玩到了天黑才肯罢休。牌局撤去,婆婆再回头找孙女,可哪里还有丫丫的影子?婆婆当时都快急疯了,到处找,逢人便问,找了两个多小时一无所获,晚上天黑路滑,老人年纪又大了,加上心里着急,一不留神,就摔倒了。

婆婆不敢找我,打电话叫陈勇把她送到了医院,经医院生确诊为小腿粉碎性骨折。陈勇知道这事迟早是瞒我不过的,这才托张大哥带口信给我。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在小卖部门口,公园里到处找着女儿,但人海茫茫,哪里还有丫丫的下落?

我当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第二天当即便跟陈勇提出了离婚。陈勇却死活不愿意,看到陈勇几近哀求的眼神,我的心也软了。我在当地公安局报了警,又在各大报纸登出寻人启事的消息,可是有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都没有。

家里的钱都给婆婆交了医药费,我找丫丫又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没过几天,医院又在催住院费了。可是实在没钱,我强制性的让婆婆从医院搬了回来,你自己闯下的祸,凭什么要让我出钱给你治病?

我和婆婆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陈勇性格本来就懦弱,处处让着他这个妈,又不敢过分得罪我,这个家已经是分崩离析,丫丫这一丢,他这个做父亲的干脆就来个不闻不问,天天跑到到外面躲着我们不回家。

饭店也没有心思再开下去了,我就像失了魂一样,天天在街上四处走动,希望什么时候,我可怜的女儿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每当听见别人家的孩子的啼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然而每天回到家里,还要面对婆婆的脸色,她受了伤躺在床上没人照顾,陈勇一天到晚躲在外面,照顾婆婆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我的头上。

【四】

这时已经是11月了,天气正在转冷的时候。道路两旁树叶已经凋零殆尽,留下干枯的树干在风中摇摆,一如我早已枯死的心。连续半个多月的寻找,早已让我失去了希望,只是天天外出,渐渐形成了一个习惯,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的过失,可以减轻我心中对丫丫的那份愧疚感。

这一天,我在外面又找了女儿一天无果,失望的回到家中。刚进门,就听见婆婆在床上大叫:“冷死我了!芳芳,芳芳!是你回来了吗?快给我加一床被子!”

我推开婆婆的房门,见她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心头没来由窝火,要不是她,丫丫怎么会丢?如今她倒好,好吃好喝伺候着,还十分有理了。

婆婆见我瞪着她,说道:“看什么看?没见到我冷吗?快给我加被子去!”我不耐烦的从我房间里抱了一床被子拿过来,还没到床边,她就叫了起来:“慢死了!做个事这么慢,快点啊,我好冷!”

我的心情本来就极其不好,看见她这副嘴脸,更是心里有气,狠狠把被子的往她身上一扔,她一声惊叫,大声道:“你干什么?不知道我腿上有伤吗?”

我哼了一声,不再理她,转身关门准备离去。她忽然又叫道:“回来!”我问道:“又怎么了?”她说:“帮我把被子盖好。”

我气愤的道:“你伤的是脚,又不是手,为什么你自己不能盖?”

“我冷,不想起来。”她倒是理直气壮。

我忍了一肚子气,为她把被子铺好,她说:“你瞪什么眼睛?你是我家的儿媳妇,难道你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反而倒平静了下来,在这个家待了这么久,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了。我冷笑了一声,道:“那么请你告诉你儿子,我要离婚,离了婚,我就不是你儿媳妇了。”婆婆一听我这么说就急了,忙说道:“你说离婚就离婚吗?我儿子肯定不同意的。你要是现在不管我了,谁照顾我?你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心狠?”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是哪些
羊角风可以治好吗
导致癫痫病的原因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