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苏州到菏泽的汽车 >> 正文

【山河●秋】画展风波(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55岁的市书画家协会主席宁成宣一大早就来到市委宣传部王部长的办公室,年轻的王部长赶紧站起来让他坐在沙发上,为他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王部长随手拽过一把椅子坐下,非常谦虚地说:“宁主席,一大早就把您叫来,是有件事和您商量。”

王部长顿了顿,继续说道:“省委宣传部计划组织部分具有中国美协会员头衔的知名画家来我市,以我市城市和乡村改革开放40多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为题材创作展出山水画、工笔画,同时还将在我市创作展出人体油画。在此期间,这些画家创作展出期间的后勤保障和服务工作,就由部里高部长和办公室的张主任协助你一起来完成。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提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宁主席端起茶杯轻轻地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呷了一口茶,高兴地说:“这些知名画家能到咱们市创作并展出作品,对于我们书画界来说,是好多年才盼来的好事!部长你放心,我们市书画家协会将全力配合,做到不遗余力,保质保量完成各项任务。只是这人体油画创作并展出,恐怕……”

“恐怕人们难以接受,对吗?”

王部长笑着说:“改革开放40多年了,要相信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思想观念是会发生深刻变化的,好多过去人们不理解、不认可的事,现在不都觉得很正常了嘛。再一个说,为什么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此次创作展出,就是要通过此次画展特别是人体油画展,在进一步提升我市在全国的知名度基础上,对人们的思想观念上再来一次强有力的冲击。”

正说着,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王部长接完电话,对站起来的宁主席说:“我马上要开常委会,咱长话短说。这次来的画家里有省书画家协会的杨主席,我听他们说,你和他关系很熟,是不是?”见宁主席点了点头。

王部长继续说:“那就好办了,有什么具体事宜或者不清楚的地方,你回去以后再联系联系杨主席。”

走出王部长的办公室,宁主席还在细细回味着王部长的话语。他心想,省书画家协会的杨主席,自己怎么能不熟呢?他是中国美协会员,省艺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他擅长山水、花鸟,最近听说又专攻油画,是国画类一级美术师。这些还不算重要的,关键是他俩在同一个艺术学院毕业,而且还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上下铺,大学四年,同窗共读,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好多人都说他俩好像是“同窗同床四载的夫妻”。大学毕了业,宁主席回到了自己生长的城市,杨主席留在了省城,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那种情谊。特别是两年前宁主席的女儿宁静考上了省艺术学院研究生,杨主席则成了宁静的导师,后来宁静研究生毕了业,多亏杨主席大力推荐,宁静到市书画院当了一名专业画师。

正想到这里,宁主席一抬头,发现已到了协会办公室,他打开门,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杨主席的电话。

“杨主席吗?,我是成宣啊!”

“哪里的成宣,不是‘大背头’吗?呵呵!”电话里的杨主席喜笑着说道,“还是叫上学时起的‘外号’亲切,‘大背头’,说吧,对老弟有什么吩咐?”上学时候的宁主席头发喜欢梳成“大背头”式样,同学们都叫他“大背头”。

宁主席缕了缕自己额前的几根白发,连声说:“老啦!还‘大背头’,就几根头发了,梳都梳不着了。‘猴子’,你忙不忙啊?不忙的话,向你说说你们来我们这里创作展出国画、油画的事。”杨主席上学的时候头脑特别机灵,两个眼睛瞪得葡萄一样溜圆,同学们给起了个外号“猴子”。

“呵呵,刚才开了一番玩笑,现在说正事。”电话里的杨主席轻轻咳嗽了一声,慢慢地说:“参加我们这次创作展出的共有15位画家,一个星期后我们统一乘车到你们那里,先举办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后,然后我们去的画家加上你们那里的画家立即分组,国画组到你们选定的创作地点开始创作,油画组的在你们的书画院开始创作,时间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布展,在你们那里的展览馆进行展出。”

“好。创作现场场地、书画院、展览馆及食宿宾馆、车辆由我们准备,还有就是人体油画创作,人体模特儿从那里挑选?”

“嘿,这事还需要和你商量,我们打算由你们专门发出报名通知,条件嘛,年龄要求必须25周岁以下,个子1米7以上,身材苗条,形象气质好,愿意为油画事业发展奉献付出的未婚女青年。怎么样,有问题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有问题,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好啊,相信有你老兄的支持,我们这次创作展出一定会圆满成功!还有一个事,就是你家宁静打电话联系我,要跟着我参加油画创作,怎么样,你同意吗?”

“跟着你学本事,怎么能不同意呢?我双手赞成。”

“老兄,那就好啊。我还有事,先和你聊到这里,再有什么问题,我们及时电话沟通。”

放下电话,宁主席马上又拨通了王部长办公室的坐机,和王部长汇报了招收女模特的事,王部长说责无旁贷,全力支持,他安排办公室的张主任赶紧下发通知,发往全市各部门各单位,各大专院校、各工矿企业,让通知广而告之。

忙完这些,已到中午下班时间。宁主席提着公文包回到家里,热腾腾的饭菜已摆在桌子上,老伴和女儿宁静正坐在桌旁等着他一起吃饭。宁主席洗了手,拿起了筷子。女儿把馒头递给她,他他这才注意到女儿的手指盖上染上了通红的指甲油,小嘴上涂上了口红,看上去血淋淋的。宁主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老爸,听说省书画家协会要来咱们这里创作展出国画、油画?”正吃着饭的女儿问他。

“是啊,你不是已经联系你杨叔叔,跟着他学习油画创作吗?”宁主席用爱抚的眼光看着自己的24岁的女儿。

“老爸,你同意吗?还有就是人体模特是不是女孩子都可以报名?”女儿怯生生地问道。

“同意,你一定要好好跟你杨叔叔学,争取早日拿出成功的作品,参加这次展出。”宁主席慈爱地看了一眼女儿,“至于人体模特的事,那是她们那些女孩子的事。你是画画的,不用跟着瞎操心,画好你的画争取得个奖就可以了。

“一个女孩子学什么油画,画上的人都光着腚,露着身子,像什么样子。小静,咱不学那个,你的山水还有牡丹不都画得挺好的吗?”老伴插话说。

“你一个娘们家的,懂什么,那是光着腚,露着身子吗?那叫高雅的艺术,简直是妇人之见!”宁主席“啪”地一下把筷子摔在桌子上,瞪起眼睛,数落起老伴来。

“还是爸爸好,老爸万岁!万万岁!”宁静站起来,呶起自己抹满口红的小嘴,“啵”地一下亲在宁主席的额头上。

“大姑娘了,还这么不知羞。”宁主席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口红,嗔怪着自己的女儿。

老伴和女儿一看宁主席的额头,娘俩都笑得直不起腰来,宁主席问:“你们娘俩笑什么,怎么了?”

“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的大花脸。”老伴一边笑着,一边指着他。

宁主席果然听话的照了照镜子,原来女儿亲在额头上的口红,让宁主席一擦,好像成了一个唱京剧的老生,宁主席感到很不好意思,喜笑着骂了女儿一句:“大姑娘了,还跟爸爸这么没心没肺地闹,羞不羞啊?”

女儿冲宁主席扮了一个鬼脸,说:“我愿意!我愿意!”

下午,以市委宣传部的名义下发的《关于招聘人体女模特的通知》下发到全市,接连三天过去,没有一个报名应聘的,急得宁主席在电话里唉声叹气的。王部长在电话里安慰他:“不急,想报名的总要考虑考虑。毕竟也是个新鲜事物。”果然到第四天,报名处出现了好多青春靓女。宁主席赶紧电话通知市委宣传部的高部长、办公室张主任、市书画院的赵院长等人一起到报名地点,通过严格挑选,最后有10名女青年顺利入围。

终于完成了人体女模特的招聘,宁主席像自己的作品在全国获大奖一样,高兴地松了一口气。他美滋滋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嘴里哼着京剧《空城计》名段那几句唱词。“我正在城楼上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泡上一杯茶。他呷了一口,将头懒洋洋地枕在椅子靠背上,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感觉一阵困意顿时袭来,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了。

他看见各位画家当然包括他和女儿宁静激情地投入到国画、油画创作之中,他创作的山水画《壮美山川》展出以后,经专家评委一致评选,获得一等奖;女儿宁静经杨主席精心指点,创作的油画《夕阳下的美少女》获三等奖。颁奖台上,女儿喜盈盈地走上领奖台,手捧奖杯,向台下的观众招手致意……

“宁主席,醒醒,楼下来了几个刚招聘的女模特的父母,他们要上办公室找你呢。”协会办公室的小马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猛然醒来,才知道刚刚做了一个梦。

“他们来干什么?”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问道。

“不知道啊,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我想肯定和他们的女儿选上人体模特有关。”小马小心翼翼地回答。

“哦,是祸躲不过,过五分钟,你让他们上来吧。”宁主席吩咐小马。

小马走后,宁主席洗了一把脸,喝了一口凉茶,他坐在办公桌前,慢慢考虑应该怎样和这些当父母的做好解释。

门忽地一下开了,像一阵风一样走进来五六个中年人,他们中有男的,有女的,脸上分明挂着一脸怒气。

“小马,赶紧泡上碧螺春茶,好好招待这几位贵客。”

“不必了,我们不是来喝茶的,我们是来为女儿退掉招聘合同的。”一位满脸长着络腮胡子,显得特别魁梧的中年男子大声说道。

“是啊,我们的女儿光着身子让你们这些画家画,展出以后,那么多人看来看去,丢人现眼,我们坚决不同意。”一位穿得非常时髦、口齿伶俐的中年妇女也大声嚷嚷起来。

“各位家长同志们,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几句。人体油画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在西方国家,人体摄影艺术早已堂而皇之地进入高雅的展厅,很多姑娘还以自己的裸体能被摄影家拍摄展览为荣。在我国,艺术大师刘海粟上世纪二十年代,就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开设了人体写生课,开创了我国……”

“我们不管什么外国还是什么大师刘海粟,我们只关心我们的女儿。大伙给评评理,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不知羞耻的小妮子偷偷来报名,你们为什么不阻拦,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到底同意不同意?”还没等宁主席把话说完,刚才那位穿着时髦、说话伶牙俐齿的中年妇女打断了他的话,开口说道。

“你们的女儿都超过20岁了吧,是不是成年人了,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是不是有自己的主观判断,自己的是非标准啊?”宁主席看着这位中年妇女的喋喋不休的小嘴,主动回击道。他心想,穿得倒很时髦很时尚,观念还这么陈旧封闭,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宁主席,我听说你有个漂亮的女儿,你让她也报名当人体模特啊!大伙说,好不好?”那位身材显得特别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话音刚落,就引起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我的女儿,她,她是个画画的,她同样创造着美的艺术。她……”宁主席大声解释着,他的唾沫四溅,最后唾沫都干了,只感到口腔粘乎乎地发苦。他不想张嘴了。人们的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依然好奇地把他看着,发出怪笑。

“反正我们的女儿坚决不干这丢丑败坏的事,谁愿意干,你们找她们吧,我们走。”五六个人又像一阵风似的,咣当一声把门关上走了。

“让我的女儿宁静当人体模特?怎么可能?看来这些人脑子里进水了,轮到谁,也轮不到她呀。何况她的爸爸大小还是个领导。”坐在沙发上累得焦头烂额的宁主席摇了摇头,嘿嘿笑了。

两天后,由中国美协、省美协会员组成的国画、油画创作团来了,按照既定的日程,欢迎仪式如期举行。市委书记作了热情洋溢地讲话。欢迎仪式结束后,进行分组,各位画家马不停蹄投入到创作中。

一个星期后,各位画家激情创作完毕,经过装裱,一幅幅作品挂在了市展览馆的二楼展览大厅。杨主席邀请王部长、宁主席、高部长、赵院长、张主任等人先到展览大厅预览一番,提提意见,然后再正式挂出,组织市委领导、社会各界参观画展,最后再组织有关权威专家对作品进行评奖。

王部长、宁主席、高部长、赵院长包括市委宣传部办公室张主任欣然接受邀请,他们在杨主席等人的陪同下,从二楼展览大厅的西边看起,先看了众位画家的山水画、工笔画,众人对展出的作品啧啧称奇。特别是杨主席的一幅《事事如意》、宁主席的那幅《壮美山川》发出一阵又一阵感叹。大家都说:“杨主席的《事事如意》以红彤彤的柿子为背景,表明如今的人们生活事事如意,实乃上乘之作。”看了宁主席的《壮美山川》后,杨部长现场赋诗:“国画山河美,赏者心脾醉。诗情笔端流,高朋亭中会。”宁主席谦虚地摆了摆手,说:“哪有那么好,还是王部长的诗美,杨主席画美啊。”

走着走着,他们一行来到了展览大厅的东面,这里展出了一幅幅油画作品。杨主席指着一幅幅人体油画作品详细介绍作者、创作背景,宁主席一幅幅细细看起来,面对着千姿百态的人体油画,他表情严肃,精辟地评点着。看着看着,他忽然张大嘴巴,愣愣地呆住了。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宁主席指着一幅《阳光下的青春少女》的油话大声质问杨主席。

听到宁主席的这一喊声,众人眼睛都紧紧盯着画上的那裸女,“宁静!”站在宁主席旁边的张主任脱口喊了出来。

“老同学,你听我解释。前些日子,你们招聘的人体女模特不是走了5个吗?宁静她替我着急,说她可以约她几个非常要好的女同学来当人体模特,我同意了。于是,创作开始后,宁静和她那几个女同学就无偿为众位画家当了人体女模特。”杨主席心平气和地向宁主席解释着,并悄悄看了一眼老同学的脸色。

只见宁主席铁青着脸,两手掐腰,气势汹汹地对杨主席说:“作为老同学,作为宁静的导师,你为何不阻拦她,为何不征得我的同意?”

“宁静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有她的思维主张。再说,宁静愿意为人体油画事业发展奉献自己,本身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高尚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作为从事油画艺术的我们,不应该大胆给予热情鼓励吗?”

宁主席手哆嗦着,歇斯底里地说:“让我的亲闺女这样光着身子在这里展出,我就是不同意。”他用手抹了一把鼻涕,“我是让他跟着你学画画的,没想到,你让她当上了裸模。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以后怎么嫁人?如果让她妈看见了,还不活活气死。”说完,他用手一把把这幅油画拽了下来,并在众人惊异的眼光中,当场撕成了一片片碎纸,然后拂袖而去。

“咳,过去的‘大背头’青春飞扬,思想激进,甘于接受新生事物,可现在的他思想怎么陈旧僵化到如此程度,倒成了一个冥顽不顾的‘老顽固’。”杨主席看着老同学远去的背影,发出了这样一阵叹息。

“是啊,都说伴随着40多年的改革开放,现在人们思想观念已得到根本转变,从宁主席对待人体模特这事上看,要彻底铲除每个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的的封建思想观念还早着哩。”主管宣传思想工作的王部长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经常癫痫是怎么回事
南昌癫痫医院治疗中心
少年人癫痫护理有哪几项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