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童装加盟店 >> 正文

【春秋】情妇(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快过年了,首长叫我这个贴心贴肺的司机去碧翠苑送一趟年货。其实,我现在不是给部队首长开车,而是省委领导的专职司机,只是在部队当兵习惯了叫首长,复员回到地方仍然将地方领导叫“首长”。

天空零零散散下着薄雪花,屋檐下不时有儿童有一下没一下燃放鞭炮。沿途,从外地归家过年的游子们背着、拖着笨重的行囊从我的车窗外一闪而过。

我给首长开车三年来,这已经是第N次给首长的那位送货。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给首长的那位送货的情景。当我来到碧翠苑,轻轻按响M楼M房的门铃,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给我开门,美女大眉大眼,面如满月,身材修长,丰乳翘臀,皮肤白皙透明,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尤物。我将一个包裹递给她,然后说:“这是首长叫我给你送来的。”她接过包裹,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她即不让我进门,也不说声谢谢,就当我是一个快递员。她轻轻说完这句话,欲有关门的意思,我赶紧说声“不打搅!”便匆匆走了。后面是“呯”的一声关门声。我开着车一路走一边寻思,给她送货,首长应该预先通知她了,她应该知道我是首长的司机,因何对我这么冷?嫌我丑矬?论个头,我海拔一米七八,坚持健身,体形健硕,虽从部队复员三年,举止仍保持军人的雄姿;论五官,浓眉大眼,坚挺的鼻梁,刚毅的方脸,菱角分明的嘴唇。部队高级首长都认可我是美男。这位冷美人对人也忒冷了。当然,我并不怪她,不看尊面看佛面,首长对我关怀备至,我给首长当司机半年内,他就先后将我的龙凤胎弟妹特招,送进部队和省委招待所。我当然对首长感恩戴德,首长根据我的一贯表现,真诚和机灵,已认可我是他的“心腹”。不过,那位冷美人和首长的关系,我一时还没有搞清。冷美人是首长的儿媳吗?首长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外读博。或许是侄媳,或许是妻舅侄媳之类吧!

不过,三个月后,我第二次为首长给冷美人送货,冷美人对我倒是比第一次客气多了。碧翠苑清一色两梯四户小高层楼房,房屋坐落在城郊依山傍水地方,小区内林木茂密,一座座红墙楼房拥掩其间,环境甚是优雅。按门铃,冷美人微挺着肚子给我开门,看来她怀孕了。我将包裹交给她,正待走路,冷美人却笑吟吟邀我进屋坐坐。我进到客厅,看到厅的一角还有和她年纪相仿的三位美貌女子,正襟危坐于麻将桌旁搓麻将。这时从厨房走出一个年若二十,相貌平平的女子给我泡茶。我想她可能是冷美人的佣人吧!

我还忘记交代冷美人姓氏名谁了,首长这回告诉了我,冷美人姓刘,名雅琴。这时,刘雅琴叫佣人去麻将桌上帮她挑土,她陪我坐下闲谈。她边和我说话,边削着苹果,将削好的一个大苹果递给我,又问我喝不喝咖啡。我也是昨晚等首长的饭局散棚睡晚了,有些疲倦,喝一杯咖啡提神正好,于是就答应了。刘雅琴冲的咖啡闻着浓香,喝一口苦中带甜,这咖啡档次高,好喝。我不失时机地赞美咖啡冲得好,浓淡适中,她听了又抿嘴笑了。待我喝完咖啡,她不管我是否同意,又挺着大肚子给我冲一杯。她告诉我,这咖啡还是上一次我帮忙给送来的。当然,我并不知道我送的包裹里有无咖啡。她还告诉我,搓麻将的三位美眉都是住她同一楼梯间的少妇。

我观察四壁,墙上没有挂主人的结婚照,待刘雅琴二次去厨房冲咖啡时,我随便翻了翻放在茶几一角的像册,里面有首长和她的亲密双人照。这下,我这个刚从部队复员来地方不久的榆木脑袋,才真正弄清楚了他们的关系,然来,正人君子的大领导也会金屋藏娇。是啊,这么美的女子哪个男人不爱,能和她面对面说会儿话,都感到无比受用。什么政治,什么主义,什么原则,在这么美丽的女人面前,一切都可以忽弱不计。

随着刘雅琴的肚子越来越挺,我被首长叫来碧翠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碧翠苑有了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在碧翠苑随便逛一圈,杨花糁径间走着的,细草铺毡间的石橙上坐着的无一不是年轻貌美的少妇。她们身上穿着的无一不是闪亮登场的名牌,耳朵脖颈手腕指间挂着戴着的无一不是璀璨夺目的土豪金,无一不是珠光宝气的珍珠翠玉。她们锦衣玉食;她们器宇轩昂;她们养尊处优……。女人的美貌就是文凭,女人的美貌就是福利,女人的美貌就是获得名分地位物资基础的一切。她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化化妆,搓搓麻将,逛逛商场,然后出国旅游购物,在国外大把撒钱。她们被男人养着宠着爱着,男人是他们的金钱永动机。她们的靠山就是大大小小手握实权的官老爷,还有身价亿万的企业家,财大气粗的土豪,学者教授名导……。在碧翠苑周围随便问一个路人,谁都知道碧翠苑是一个典型的二奶苑。

和刘雅琴住一个楼梯间的三位美少妇,有俩也是被地方官员包养的,有一个是被知名教授包养。一来二去,我也和她们混熟了,人一熟,插科打诨的话也是常有的,但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偶而,也陪她们搓几圈麻将,因为我是生手,常常只有放炮的分。在领导的饭局上,我们在门外伺候的司机也能得到一个吃请单位的小红包。我得到的小红包,又在麻将桌上被这些美丽而快活的少妇们生生捕获了。

刘雅琴开始生产了,遵照首长指示,我从头到尾陪着她在医院,忙上跑下,挂号住院,签字画押都一一代劳。我这个未婚小子生生成为了刘雅琴的名义丈夫。

刘雅琴终于顺利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男孩虎头虎脑,宽宽的额头,大大的鼻梁,耳垂长而肉厚,像极我的首长。看相,这男孩将来又是一个当大官的料。我为首长高兴,首长一生无子,老来终得一子,他应该在梦中都将笑醒。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莫过于刘雅琴了,生下一个带把的,她的地位也将更加牢不可破,怕是只等将来首长的黄脸老太婆一死,她就能顺利接班,成为首长名下的第一夫人。

刘雅琴生孩子后,首长托付我再帮她们母子找一个可靠的老妈子,我于是在自己乡下亲戚里左筛右选,找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远房亲戚吴妈。吴妈能干,不多言,会带孩子。如月婆子哺乳奶水不足,她就拿出乡下祖传秘方,路边荆(中草药)蒸叫鸡发奶水,这一招果然灵验,丰满的乳汁把个乳儿养的白白胖胖。吴妈和小黄拧成一股绳,两人脚勤手快,家捡拾得井井有条,饭菜做得喷喷香。因此,首长满意,刘雅琴高兴,连我这个介绍人脸上都沾光。

我不紧不慢地开着车,回想着这些事情,车窗外天地间的薄雪花还在蹁跹地下着。我将车开进碧翠苑,整个小区环境还是那样幽静而雅致,亭台楼榭,画栋雕梁,水池假山,流泉瀑布,穿着多姿多彩锦貂裘皮的美少妇们像时装模特不时在小区穿行。道路上、草地里积下了薄薄一层莹莹雪花。我感觉这里雪花因了美少妇们的衬托,犹显瑰丽傲岸、玉洁冰清。

我将大包小包的过年物资搬进电梯上到三楼,进屋后,吴妈将年货一样一样清点好,装进双开门大冰柜和储藏室。刘雅琴坐在床上正给孩子喂奶,孩子足满一岁,该给孩子断奶,可首长交代,得给孩子多吃几个月。首长一般不方便来碧翠苑,这么大的官,每天都在电视里出镜,谁都认识。因此,一般都由我开车,让他们在车里,或在另外的秘密地点见面,亲热。

小黄知道我喜欢喝咖啡,她便照着刘雅琴的方法给我冲了一杯。孩子吃完奶,我接过这个大胖小子逗乐着。孩子已经会呀呀学语,长相越来越像及首长,连脾气都像,一生气就拧起眉毛。孩子的大名叫继征,这是首长给取的,一个寓意深远的名字。

刘雅琴告诉我,过了春节,她想带着孩子去一趟海南三亚旅游,孩子他爹已经同意。

二、

过完春节,首长托付我,刘雅琴带孩子去三亚旅游由我全程陪护。他告诉我,三亚那边都联系好,吃住玩都有专人接待。

虽说三亚有专门接待,但一些必备的小东西还的自己准备,我从部队开始跟首长这么多年了,这方面有着较丰富的经验。于是,我在短时间内购齐了以下必备物品:防晒霜、晒后修复霜灯饰、太阳镜,近视镜、隐形眼镜(如近视),泳镜、伞、帽子、发梳、毛巾、手机及充电器、DV及充电器、抗过敏药(如过敏)、止泻药、防中暑药感冒药、止痛药、风油精、消炎药、邦迪(大)、驱蚊水、沙滩鞋、衣服(多几套容易干的)、机票、身份证、沙滩鞋、游泳衣。

刘雅琴和我商量好,吴妈在家看家,小黄和我们一道前往三亚。我们第一站坐班机飞向了海口,下飞机出机场,海南省某大型企业领导早派专车迎候,接待安排我们的行程。

当我们几人坐上奔驰商务车,接待人员阿金问我们喜欢下榻哪家酒店,刘雅琴望了望我,我胸有成竹地笑着对阿金说:“就住金海岸罗顿大酒店吧。”以前我陪同首长来过几趟海口市,所以,对星级酒店档次及服务质量都了然于心。像我刚才提到的这家星级酒店,主体建筑颇具欧陆风情,距离海岸近,酒店设施一流。

我们是当天下午住进酒店的,那家企业领导招待我们的晚宴也是在这家酒店举行的,他们派来了一位副老总和三位美眉作陪。席间,二十个大菜不停地上,飞天茅台准备了四瓶,那位邹姓副老总和三位美眉还真能喝酒,想不到的是,刘雅琴喝酒也不示弱,其实,我也能喝,只是碍于处在保镖身份上,不宜太过。他们大概心知肚明,也不详细打听身份什么的,大家只是边喝酒边天南海北得神聊。酒喝至半酣,邹副总又给我们这几位贵客发了红包,当然,给初入人世的小宝贝的红包是最大的。两个小时过去,四瓶酒已喝个底朝天,桌上人都有了几分醉意,其中刘雅琴和副老总都喝得有点高,阿金要酒店服务生再来两瓶,被我谢绝了。小黄早带着小宝贝去酒店房间歇息,邹副总一行人和我们作别后,我搀扶着烂醉如泥的刘雅琴上了电梯。

刘雅琴在席间硬拼着喝醉,我知道她也有自己的苦恼,她毕业于一所著名传媒播音大学,在地区电视台当播音员,秘密跟了首长后,辞掉工作,当了专职情妇,名不正,言不顺,连生下儿子都不能堂而皇之张扬。既有才能又有学识,又美到极致的年轻女人,细想起来,她可能觉得有些不值。但她并没有想过,这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刘雅琴出生门第并不高贵,父母是普通农民,而且死得早,留下她这根独苗,靠在国外打工的叔父资助,才完成了大学学业。刘雅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刚开始接触,你会觉得她冷,甚而不近人情,时间长了,你就能感受到她是一个热乎的人。我后来每次到她家里,她总是要问我吃饭没有,她烧的鱼好吃,特别是烙的饼更胜一筹,薄薄的饼,中间还挌了白糖,拌了芝麻,两面烤的嫩黄嫩黄,比街上买的好吃。刘雅琴会喝酒,但一喝便醉态萌生。

我们在海口小住了两天,第二天一整天我们由阿金陪着逛了海口市的公园和名胜古迹等。吃过晚饭,阿金走了,约好第二天还由他陪护我们去三亚,他让我们早点休息,第二天赶个早。可到了晚上,刘雅琴突然提出要去海边走走,我告诉她酒店去海边约两华里地。她说那就散步去。她对大海好像有特别深的情意,站立海边,久久地看着浩瀚大海,纹丝不动地看着汹涌的大海浪涛,眼里隐含着忧郁。我一再提醒说时间不早了,她才依依不舍离开海岸。我说坐计程车回家,她坚持要散步回家。我怕耽误第二天的行程,便选择了距离酒店较近的小路。路途少有行人,我两走至半途,黑暗里忽然窜出三个小流氓,说向我两借点钱用,我见他们手里都拿着匕首,怕伤着刘雅琴,便顺从地掏出钱包,将里面约两千元钱都尽数掏出交给了他们。可他们并不死心,他们看刘雅琴貌若天仙,便动了邪念,要我走,将女人留下。我看他们真是太不知死活,于是将擒拿格斗的本领彰显出来,躲在我身后的刘雅琴还没有反应过来,三个歹徒就被我几路招数悉数摔倒在地。由于处在气愤之中,我出手稍显重了一些,有两个歹徒的手关节已经脱臼,躺在地上呼娘叫爷,一个直接劈晕。我从为首歹徒手中夺过属于我的钱,拉着刘雅琴横穿过小路,拦下一辆计程车飞快走了。

回到酒店,刘雅琴才定下心来。她说,真看不出你有这样好的身手。我说,我本来就是侦察兵出身,后来才去给部队高级首长当司机兼保镖。她说,有个歹徒摔在地上不出声了,不会出人命吧?我告诉她,不会,我练就武术家万籁声传下的的铁砂掌,只用了不到三分掌力,晕倒的歹徒三五分钟即可清醒过来。

许是刘雅琴将昨晚遭遇歹徒的事电告了首长,首长觉得海南这边的人没有二十四小时全程陪护,立马从本省连夜派人过来接应。首长派来的二男一女第二天一早就到了酒店,随阿金带领同行。

我们一行人在碧水蓝天的三亚玩得很尽兴开心,海口和三亚好些知名企业家和科工贸有关人士纷纷赶到我们的下榻酒店,宴请我们,为我们接风洗尘。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和首长的真实关系,但他们一定知道我们是首长身边的人。盛情款待我们,他们即可向首长邀功请赏,又可通过我们进一步接近首长。他们的大脑一个比一个灵光,嗅觉一个比一个灵敏。

继发性癫痫危害严重
癫痫病怎么治疗最好
固原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