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英寸和毫米 >> 正文

【江南专栏★柳絮风轻】童年纪事山水系列之二:陀官渡湖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除了象山之外,要数陀官渡湖了。因为它是除了方塘村里的池塘之外,我小时候见过的最大的水域了。它的存在,一年有两副面孔,涨水季节时是波浪滔滔,退水季节时又成了一望无边的湖滩,只有陀官渡桥下的那条小河沟才有水。每年春天,湖滩到处郁郁葱葱,生长着茂密的水草,开满不知名字的五颜六色的小花。桥是最古老的那种石拱桥,有五个圆孔,又名五眼桥,大小木船可以从桥下通过。在涨水天时,桥有时全被淹没,船直接从桥面通过;有时水退了一些,在湖心便露出一条白色的桥面,远远的望去,如一条又长又大的鱼因贪玩而浮出了水面。

在六七十年代,住在江桥兰亭、坝桥一带的村民,若想徒步去湖口县城,必然要经过陀官渡湖。退水的季节当然好说,可以直接从湖滩走,然后通过五眼桥,走出陀官渡湖后,再步行20多华里,便可进入湖口县城的第一站——三里街。听村里老一辈的人讲,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第一次过桥时,必须预备一些硬币,双手合拢,向湖神拜上三拜,然后扔下硬币作为买路钱,以后,只要你从桥上或是陀官渡湖经过,湖神就会保佑你一生平安的。这种说法在后辈人听来虽然将信将疑,可是为了求得平安,只要过桥的人都会照做。因此有一年桥下无水的时候,附近的小孩都去泥地里捡硬币,据说收获还不小呢。然而这样得来的硬币若是被家里的大人知道了,不但不高兴,还要在小孩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上三巴掌,因为那些钱原本是献给湖神的,岂是你们这些娃儿能动的?好在湖神大人有大量,总是原谅小儿们的年幼无知,从没有迁怒于他们。遇上涨水天,要想通过陀官渡湖,必须乘船。那年月的船,当然不是如今的大驳轮,也不是烧油的机帆船或快艇,而是靠双手摇橹的小木船,乡下人形象地称之为“瓢儿壳”,因为如果将船身翻倒过来,极像一只家中常用的水瓢。

驾船是一种体力活,更是一门技术活。常年生活在鄱阳湖水上的渔民们是有很多讲究的,比如说话中不能有“翻”字,又比如吃鱼时只能吃一面,不可将整条鱼翻个边的,除非同桌上有不是船上生活的人将鱼翻了边,渔民才可以吃。小时候听奶奶常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便是“河里无风三尺浪”,遇上起风,小木船便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极不好驾驭。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和堂叔柳玉兴是村里驾船的能手,其余的男丁,虽然也会驾船,但一旦遇到大风天,便惊慌失措,木船会在湖心颠簸摇摆,五尺多高的浪头拍打在乘船人的身上,个个惊慌失措,稍有不慎,身家性命难保。如果是我父亲驾船,附近的熟人都很放心,父亲的绝招是,遇上大风大浪的天气,摇橹的节奏一定要与浪头的节拍相吻合,也就是说,当一个浪头打过来时,你要借着浪的冲力,迎着浪头摇,不可逆向浪头摇,浪停时摇橹也要停。如果刚好相反的话,船随时都有被浪掀翻的危险。

据村里老一辈的人讲,我父亲与母亲就是在陀官渡湖的木船上相识的呢。因为我外婆家就住在陀官渡湖旁边的沈三贩村,因为小时候她常年下水的缘故吧,后来得了六十年代最常见的血吸虫病。只可惜我母亲去世时我还只两有岁,我根本记不得她的模样。但我可以想象,我的母亲一定是个大美人,要不,当时作为驾船能手的父亲是不可能相中她的。当然,也许还有别的原因,比如说母亲的聪明能干、善解人意、孝敬老人、精于女红等等。遗憾的是那年月乡下没有照相馆,乡下人也从不喜欢照相,因而父亲没有为我留下一张母亲的照片。

每年的清明,我跪在母亲的坟前,只能凭空想象着她的模样,想啊想啊,便与心目中我最敬爱最尊重的某位婶婶或大姨的相貌合二为一了。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甚至对我母亲来说是一种冒犯,可我不能容忍我的生身母亲在我的记忆中一点影子都没有啊!在陀官渡湖,记忆中我只坐过一次由父亲驾的船(后来长大了,别人驾的船我倒是坐过好几回)。

那时候我还小(大概五岁左右吧),并不懂事,有一回,非要缠着父亲带我上船去。父亲出门时看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便默认了。父亲驾船从陀官渡往梅家洲时,只有三个乘客,是顺风,船很平稳,浪也不大,我坐在船心,双手紧紧抓住船帮,两眼紧盯着卷起白浪的湖水,远处的青山、鞋山(又名小孤山)在渐渐地后退,觉得非常的好玩。以前听奶奶讲过,这一带水面曾是朱元璋与陈友谅的战场,在退水季节的某个阴雨天,陀官渡湖滩就会出现一匹朱元璋坐过的枣红马,如果有缘人能找到它的缰绳,神马便会跟着他走呢。奶奶又说,别说是能牵动那匹神马,就是能看见神马的人也一定不是凡人,日后必定大富大贵呢!后来多次我在梦中,总是看见有一匹红马,在陀官渡湖面上飞奔,它的缰绳的颜色,是银晃晃的白色呢。只是我一直不敢把这个梦告诉父亲和奶奶,怕他们不相信会笑话我。

在驾船回程的途中,天气突变,狂风骤起。木船在澎湃的湖水中上下沉浮,船舱里早已飘进了不少水。我吓得哇哇大哭,同船的五个大人也惊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把求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我父亲的身上。我父亲临危不乱,启用了船头的一条小桨,安排船上的一位后生按他的指令帮忙摇着。因为前行是逆风,父亲果断地掉转船头,重又让船往回走。相对于保住性命,晚一点或晚一天回家根本不算什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船总算安全地靠了岸。父亲带领大家找来柴火,在一个背风的田沟里生起了火,大家脱下身上的湿衣拧干,然后就着火烤干。等风息了之后,父亲和我于后半夜回到家里时,发现奶奶依旧站在大门口,嘴里不停地叫着父亲和我的小名,早已哭干了眼泪。在那种情形之下,我暗暗庆幸我和父亲能够死里逃生,便大胆地讲出了我曾多次做过梦见朱元璋的那匹枣红马的梦。

奶奶听了脸上顿时笑逐颜开,立即找来三根香,拉着我和父亲跪在大门口,面向陀官渡湖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奶奶说是那匹神马保佑了我们家平安无事,并说我今后长大了会有出息,一定是个吃公家饭的人!借奶奶的吉言,1987年我考上了中专去省城读书,成了全村第一个吃上商品粮的城里人!

宁夏专科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丙戊酸钠的作用与功效
石嘴山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