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正文

【海蓝·小说】南齐豪妓苏小小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车轮不可遮,马足不可绊。长怨十字街,使郎心四散。”

这一首《苏小小歌》为唐代诗人张祜所作。这首诗采用了传统的“吴歌”或“南朝民歌”的五言四句形式。苏小小所生活的那个年代,民众较为崇尚:遍洒春水江南绿,一夜风情到天明。魏晋南朝时期,文化的觉醒引发了思想的动荡以及百姓们头脑的开化,这一时期,开放的思潮如滚滚的洪流冲击着传统的道德规范。今天能愉悦,谁管明日生,江南怨女泪,十家九室空。大量的男丁基本都去参加争战,女性大量过剩,即使那些帝王的家眷,也有许多人流散到了民间,于是王侯富贾们便兴起了豢养歌伎,平民百姓亦崇尚起琴棋书画,戏曲也因此而走向兴盛。人口买卖猖獗,社会制度处于非常松散的状态,由此就引发出许多问题,可能就:今晚床上睡,明晨山岗扔,灾难压抑下的民众,私情及愿望的表现非常普遍也格外现实,南朝的百姓更是重生弱女不重男,流行的民歌对于风俗习惯也起到了强大的推动作用。南朝民歌有其地理环境因素,也有当时经济发展的原因,与当时人们的思想观观以及贵族们的尚好都有着极大关系。

苏小小虽然为当时的名妓,但在诗词方面,她却追求那种不拘一格的表现方式,以及多样的文化。如“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就没有遵守传统的习惯。当时的民间歌曲包括“歌“和”谣“两部分,“歌”就是人们常说的“唱山歌”也包括一些固定的俗曲,“谣”就是通常的“顺口溜”,句式固定下来很容易演唱,而且占据着主要位置。

从吴公子屋里出来,苏小小一边在铜镜前梳着头,一边就轻轻的唱起来: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这是著名的《西洲曲》,这首诗描写了年轻女子对情郎的漫长思念。从早春到晚秋,由下西洲寄梅到门中探望,还有南塘秋采莲及仰首望飞鸿等一系列的典型细节,春、夏、秋,三个季节都有所指,表现了年轻女子的痴情思念,并利用自然景观及地点指出了季节:春有梅花,夏有伯劳、乌臼,秋有莲花、飞鸿。景物描写与动作结合起来,表达了青年女子的一腔深情。

关于男女之间的恋情,就一定要有那种强烈的互相吸引,苏小小对此非常清楚。在吴公子之前,小小只对一、两个男子有过钟情,但也:只是妾有愿,而郎却无情,或许青楼怨,无谁言语明。小小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性格,对方无意,她就会转身离去,第二句话都不会再讲。昨日吴公子于酒席间送自己回来,或许他就能不顾及那些五孙们的感受?

小小,今天怎么就如此开心?贾姨妈走近来询问,说莫不是今天太阳打西边冒出了头?或许就是小小遇到了特别的喜事,能否讲出来,让姨妈也高兴高兴。

姨妈,一会我要与吴公子去游西湖,把阳伞和吃的东西准备好。小小吩咐着贾妈,说外面的应酬这几天都要推掉,我只陪着吴公子一个人。

知道了,昨日吴公子送你回来,姨妈就看的非常清楚,一定是咱小小和吴公子对上了脾气,所以你才会这样的宠着他。贾姨妈笑的已经合不拢嘴,说是不是还要带些酒?游西湖可是要对饮才更有味,你也不要太小气,适当也可以找来几位丝弦伴随,这样唱起来才更有味。

有些情况贾姨妈还不清楚,她只以为昨日那些银两都是吴公子赠送的,所以才讲出了这番话。小小没有再深说什么,只是又淡淡的吩咐着姨妈,说我已经饿了,吴公子起来就让他一起过来吃饭吧。

昨日后来的那些事,苏小小也不清楚,先前是李公子把自己接到了他府上,那里已经有了许多人,后来就喝起了酒,再后来呢?小小已经回想不起来了。小小只知道是吴公子把自己带了回来,于是今日她就要带着吴公子去游西湖,也是因为羡慕他的才华,所以就必须要找个清静的地方与他谈个痛快。那首诗小小还记得:

香车宝马拱桥边,秀水青峰叠嶂峦。九曲盘山途径晚,斜阳夕照晚霞残。

这首诗就是给自己写的,苏小小始终都这样认为,小巧玲珑的香壁车,奔驰在景色如画的西湖岸边,远处群山的倒影历历在目,夕阳斜照,仿佛山上行人也依稀可见,还有天空那灿烂的晚霞,似乎也都活化了起来。

吃着饭,小小就吩咐贾姨妈,说一会先去顾辆车,我和吴公子或许晚上才能回来。姨妈就回话,说吴公子自己就有车,哪里还用得着你来顾。吴公子就瞧向贾姨妈,自己哪里有车呢?他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何况苏小小又这样的高看自己,他已经糊涂了起来。苏小小那可是高贵的象征,自己平时如何都攀附不上。贾姨妈就与苏小小讲起昨天的事情,说昨天你从早晨出去,到了傍晚还没有回来,我心里惦记,就几次出去观望,后来就见到吴公子驾车回来,当时他只是回了我一句也就醉倒在车上。

贾姨妈一句话就点醒了吴公子,他当即就吓的差一点尿了裤子。昨天可是自己推开了众人,然后就强行把苏小小抱了出来,而且还拿了那些人的银子,这可是把天给捅破了。表哥一旦怪罪下来,先不说那些银子能不能还得起,就是他们每人暴打自己一顿,那也会就要了自己的小命。

瞧见吴公子头上冒出了汗,苏小小这才随口问了句,说吴公子,你就那么热吗?吴公子没敢再搭话,他只能低下头,他已经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昨天自己可是借了酒劲,这才敢冒犯了表哥那些起人,可今天却要如何才能赶回去呢?

外面突然就传来吵闹声,这才引开了苏小小的注意,于是她便吩咐贾姨妈,说姨妈你快去看看,是谁这样不懂规矩,清静场所,怎能容下粗人就在此胡来。

贾姨妈刚站起身,就见到李公子等人推门进来。他们看到了吴公子,李公子当即就骂了起来,说真就没有想到,属臣你却这样的败类!其他人也都上前谴责起吴公子,苏小小突然就回忆起昨天的经过,当时自己可是坐在地上在唱歌,他们那些人就上前纠缠起自己,是吴公子奋力上前推开了他们,他才把自己抱了出来。记得吴公子后来还跟自己说了句,这些银子都是你的。

李公子!昨天的事情你后悔了吗?苏小小微笑着走上前,说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如果不是我硬挺着推开了你们,我的小命可能都要丢在你府上。李公子就有些不知所措,他回头瞧向那些人,神态似乎在询问,到底是你们谁说的对?徐公子就上前一步,说我好象记得,当时是吴公子用力推了我一下,我的后脑海都被撞破了。李公子就跟过来一句,说小小,那些银子可是你拿走的?那属臣他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苏小小就讥讽了他一句,说那些银子难道不是我的吗?另外我带着谁回来,那可是我的事情,我让吴公子替我驾车这不妥当吗?另外我还记得,当时在酒宴上,你可是说了一句,说让我赶紧弄辆车,还说是心疼我。

即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回去了。李公子冲着苏小小点着头,说是这么回事,一清早我们先是寻不见了你,后来我们就查找起来,又发现我的车也不见了,于是我们几个就猜测,你是什么时候离去的,后来是门房的人讲起一些事情,要不我们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李公子等人都退了出去,苏小小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赶紧追出来,冲着李公子就吩咐,说车我还要用几日,你赶紧安排人把马再给喂一下。

送走李公子一行人,苏小小已经对吴公子失去的兴趣,她虽然什么都没讲,可已经不想再和他交往了。苏小小喜欢那种特别豪爽又非常有才华的男人,即使这个人他年长于自己,那也没关系,吴公子他只有才华,却少了骨气,如果不是借了酒劲,可能他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出来。此时的吴公子一直都没有从惊吓中走出来,苏小小这才同情的与他讲,说一会陪着我出去转一圈吧,你只管驾车,如果表现好的话,那么晚上回来就也可陪着我。

妾愿青山绿水间,闲游飘荡做神仙。人间冷暖真时少,仅有私情似蜜甜。

临出门,苏小小即兴就赋诗一首,这才叫上吴公子随着自己一起出门去。这几句诗是苏小小的真实感受,她的情感始终都放在对西子湖畔的痴情追恋上,即使那些热闹的景区,也很能少能寻得到她的身影,而越是那些人迹稀少的地方,就越能引起她的注意。

与吴公子驾车出来,苏小小已经没有了兴致再与他讲诗,吴公子这个人他太死板。

凝望西洲,泪水低流,多情总被无心丢。弯月如勾,又到金秋,思念无语妾已羞。

苏小小倚着车窗,轻轻的在浅唱,忽然车外的人就认出了她,于是就有几个女子嘻笑着围过来并讲了起来,说你们快瞧呀,这个人就是苏小小,她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样美!苏小小冲着行人淡淡的笑了下,如果放在平时,她肯会与身边的人结伴同行。只是现在,小小也不便马上把吴公子打发回去,昨天如果不是他把自己抱上车并送了回来,说不定后来还会闹出什么事情。小小又想起吴公子的好处,现在他最好就守在自己身边,也省得李公子再怪罪到他。

苏小小的车正在前行,突然就被人给拦住,七八个壮汉一字排开。有个家伙摇头恍脑就走上前,说这不是吴大公子吴属臣吗,今天太阳可是从天上掉了下来。吴属臣,你驾着豪车,载着美女,欠下的钱可啥时候才能还?吴公子就低下头,好一会他才说出,说车不是我的,美女可比我有钱,她是苏小小,我是替她来驾车,我现在确实很为难。

这些对话苏小小已经全听到,于是她才醒悟,才知道吴公子现在确实很可怜,他做好的诗要送给李公子,别人吃着喝着,他只能先守在旁边干眼馋。残羹剩饭他吃的欢,这些事情自己已经全看见,别人喝剩下的酒,他也会全都倒进嘴,就差没把杯子给舔干。小小心里很难过,同样都是人,同样都堂堂五尺高的男子汉,就是差在了有钱还是没钱,于是地位就大变,荣华富贵也就与他全无缘。

请问这一位公子哥可是谁,你可认识钱万才?苏小小从车上下来,她就朝前走,说车是我借的,人是我请的,我苏小小站不更名,坐不改姓,如果说吴公子欠了你们的钱,那就请把字据先拿过来。

对面的人就面露难色,苏小小提到的这个钱万才,那可是他们家的老爷,也就是这个苏小小她不知道天高地厚,她就什么都敢管。先前钱老爷已经就看好了她,可她就敢与老爷明着为难,她还结识天下的许多豪杰,谁要是得罪了她呀,那就等于自找麻烦。于是来人就向小小抱拳,说苏小姐,我们井水河水两不犯,即使吴公子他真就欠了帐,我们也不敢冲着你要钱。苏小小赶紧挡住来人的去路,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到哪说都是这么个理,吴公子到底欠了你们多少,我现在就替他还钱!来人就瞧着小小嘻笑起来,说苏小姐,你就不要与我们开玩笑,我们确实就不敢。苏小小就瞧向吴公子,说你到底欠下他们多少钱,吴公子吞吞吐吐老半天,这才讲出欠下了三十两银子,那可是当初给母亲看病花的钱。苏小小二话没说,她从车上的香包里掏出银子一大锭,直接就塞了过去,说拿去吧,以后吴公子就再不欠你们的钱。

过往的行人都围过来纷纷议论,说苏小小这样的事情可是经常管,她就是穷人的活神仙。苏小小就冲着行人抱拳行个礼,说父老乡亲们,咱苏小小没有别的能耐,就是看不了谁就一时为难,其实我也没有太多的钱,就是好打个抱不平,事后我这怀里还真就很羞惭。

小小上了车,就与围观的人说再见,但行人们却依旧还在议论,有个人突然就讲起来,说有小小在这里替我们管着闲事,即使那些权贵们仗势欺人,那也不敢太随便;小小她可是个好人,就连钱万才都得让着她三分;还有个人顺口说起了童谣:

苏小小人真好,狗奴才吓跑了。穷公子很烦恼,没有钱找小小。赠银两真不少,送前程不言表。会讲诗不乱吵,会唱歌迷大嫂。美人俊不见老,美人美嘴还巧,美人笑财神到,美人舞王孙苦。

苏小小只是淡淡的笑了下,她便低声吩咐吴公子快一点驾车,因为这些话她已经多次听到,她不喜欢被谁总记住自己那点好处,抱打不平,拨刀相助,虽然不属于女孩子干的事,可这种习惯很小的时候自己就养成了。

过去虽然她只是对身边的穷苦人有一点施舍,可长大成人之后,对于那些欺辱穷苦百姓的事情,苏小小就总要出面替他们挡驾,另外也是有很多人都愿意给她这个面子,每次出面基本都会遇到一些有正义感的公子前来相助,也可能是当事人自己就主动的顺势退让一步,于是才有那么多的人记住了自己。

小小拉上车窗帘,她便陷入了深思,自己的那个真爱,他到底在哪里呢?

真山真水间,真情真意悬,真人真事吵,真苦真累咸。

儿童癫痫能吃什么感冒药呢
癫痫病手术治疗成功率多大
怎么才能根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地角天涯网 | 耳机怎样煲机 | 宇文化及怎么死的 | 数学的发现 | 冬天有鱼钓吗 | 社区发展规划 | 头痛失眠